朝花酱。

【压切婶】很困扰所以找那个巴形薙刀商量了(下)

看清作者注意避雷

————————

  “这就是盲点了。”审神者带着满身红痕一脸严肃地对长谷部说。

  长谷部微笑,然后稳稳地抬起一脚就把桌子给踹了。

  “巴!!形!!薙!!刀!!!”

  无论身形还是身高都比对方小上那么一圈,但是气势丝毫没有因此受到影响,此时俨然一副欲将眼前人压切至馅儿的人,正是压切长谷部。

  或许是因为体型相差实在较大,被扯住衣领的巴形并没有畏惧,只是轻轻推了推眼镜:“第一次,没有经验,以后就好了。”

  

  噼啪。

  长谷部脑中似乎有什么断裂了。

  

  “以后?”怒极反笑,扯着雪白衣襟的手更紧了几分,“你还想有以后?”

   他现在已经决定了,立刻刀解,谁保都没有用,就算是违反主命。

  这么想着,一发力愣是拽着比他高大许多的巴形往锻刀室走去了。

  审神者一懵,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也觉出不善,赶忙去扯他的衣摆,但是连巴形都能拖着走的长谷部又怎么会因为这点力道就停下脚步?反倒是巴形从惊诧中回过神来,也角上了力,这才堪堪停住他的步伐。

  “……”压切长谷部深呼吸了几口气,就在审神者和巴形终于以为他要冷静下来的时候,突然有事被憋足了一口力气的长谷部拽了一踉跄。

  “多大点儿事儿啊?!至于吗你!!”差点摔个狗啃屎的审神者怒了,一摔手里的衣摆,一抬腿就往长谷部膝窝踹去了,颇有刚才长谷部踹桌子的架势。

  长谷部根本没防备身后的审神者,膝窝突袭一击虽不至于当场跪下,但也是身形一颤,终于转过身来再度面对审神者。

  “多大点儿事儿?”长谷部恶狠狠地盯着她胸前脖颈的红痕,她也被盯得不自然,伸出手挠了挠,却又是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多大点儿事儿啊?”

  长谷部冷笑一声,心说现在也知道羞耻了,知道不自然伸手挠……挠了挠?!

  那还顾得上巴形,慌忙撒了手转而紧紧握住了审神者的肩膀,像是要吻上去一般地凑近了观察。

  “等、你想干嘛?!”审神者反应速度着实赶不上长谷部的动作,等到意识到时自己已经摆出了双手投降的动作任凭他逼近。

  仅仅是看好像还不能确定,长谷部伸出了食指细细抚摸,略一停顿,刚想摘下手套确认一下,就被巴形拉了后领。

  转头不满地瞪向碍事者,却被以眼色示意,这时长谷部才发觉,审神者的脸红的像个番茄,此时正捂着胸口,皱着眉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万分抱歉!”注意力全部分散到别处的长谷部终于注意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失态,赶忙道歉。

  “吓、吓死我了……”微不可闻的一声弱弱叹息,却好像是给长谷部补了一刀。

  多大点儿事儿,没错,多大点儿事儿啊,只不过是被蚊子们狠狠地咬了一顿而已,确实是没多大点儿事儿。

  懊恼着自己怎么就先入为主,把那些肮脏的事情往自己主人身上安,也后悔着自己举动轻率,更多则是无奈,即使是现在,发觉一切不过是误会的他,心中依旧是隐隐高兴着的。

  这意味着什么长谷部自然明白,不如说他一直都十分明白,只不过一直以来刻意压制罢了。

  

  “巴、巴形,我们走。”磕磕绊绊说出这句话,动作僵硬着就想去藏到身形高大的男人身后,却被他扶住了肩膀制止了动作。

  “主。”冰凉的镜片一闪,巴形轻轻眨了眨眼,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容颜,语气也是一如既往地平稳。

  但是说出口的话,却让审神者不由得一怔。

  

  “昨天我跟您说的话,您就当做没听过吧。”

  

  腰后被不轻不重一拍,审神者就这么被推进了压切长谷部的怀里。

  她吃惊的睁大了双眼,虽然知道她利用了巴形对她的偏疼,但是,但是,难道巴形就这么丢下自己不管了吗?

  回过头去,却看到以监护人自居的薙刀露出了薄薄的微笑。

  “如果不自己去面对的话,是永远无法成长的。”

  我所能帮您的也就只到这里了,就算自卑如您,也一定能够看清的。

  

  望着巴形离去的背影,少女回想起了昨晚他对她所说过的话。

  ‘不敢面对的话就躲在我的身后吧,不着急,一步一步来。’

  当初说好要保护她的人是他,而现在将她推出面对的人也是他。

  所谓监护人,正是那个会在安心下来的时候放任孩子自行成长的人呀。

  

  安心下来?她抿了抿唇,在他看来现在是十拿九稳的局面吗?

  即使是十拿九稳,不是还有一不稳存在吗?!

  “主……”沉浸在自我的思绪之中,完全没有顾到长谷部这边维持手不知该往哪里放的状态已经好久了。刚才被推乍一满怀,手臂自然而然就环了过去,就快抱住的时候下意识地刹住了势头,反应过来再想抱住悬空的手已经不知该往哪儿搁。

  

  一报还一报,现在轮到长谷部番茄脸了。

  “那个、那个……这……”

  盯着他红透的脸听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审神者突然没那么紧张了。

  

  说得对!总是利用人家来试探长谷部的心意算什么鬼?直、直接面对……才是硬、硬道理……

  低下头悄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审神者默念着平常心平常心,再抬起头对上那双紫水晶一般地眼眸时,已经分外坚定。

  

  “呐,长谷部,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