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婶】不会养你绑什么绑1

※曾跟对门太太说过这个脑洞,觉得很可爱并且对方的反应也很可爱就一直记在心里了

※微搞笑倾向,不要当真不要模仿,具有部分男性审神者X压切长谷部要素

※傻黑西

——————————看清作者注意避雷——————————

随着木与木摩擦的悠长声响,阳光照在了这间小屋的地板上,可被绑在房间深处的身体轮廓还是有些暧昧无法仔细分辨。

压切长谷部垂着眸,即使不用去看那落在地板上的阴影,也可以清晰地知晓来人并非他的主。

进入这隐秘房间的,是对于他来说熟悉又陌生的人。


“呀。”同样有着青紫色眼眸,不,是同样名为压切长谷部的人向他打了声招呼,“你最近怎么样?”

他这才抬了眼,望向那个只不过曾有点头之交的同体:“还不错,你家主呢?”

闻言,反倒是最先打招呼的人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自知底气不足地微微压低了声线。

“快死了,来学学你家主怎么养的你。”

“等等我要报警了!!”迟来一步的审神者喊道。



两栋本丸所处同一时间位面,也不算远,骑个长谷部一会儿就到的距离,这不没一会儿,他就跟着长谷部到了她家本丸。

打开门,情况比想象中乐观很多,这个本丸的主人只不过是被绑了手脚,靠在房间的角落里安静地睡着,阳光洒在她的身上,睫毛投下一片阴影,房间干净明亮甚至比他用来囚禁自家近侍的房间条件还要好一些,他终于松了口气,走上前去想把同僚叫醒问问状况,手指刚碰到她的肩膀,女审神者就像是崩坏了一般啪地瘫在了地板上。

“噫!!”这哪儿是睡着了!这是昏迷了啊!不如说,要不是那隔着衣服也能察觉到的高热体温,他都快要以为她已经死了!

“坐着的时候看起来像是没有事儿的样子。”长谷部皱眉,低低嘟囔了这么一句,男审神者差点被气到背过气去。

虽然自己家的傻黑西偶尔也犯傻,但是没蠢到这种地步啊,掩耳盗铃跟谁学的?

同僚昏死在眼前,他也没工夫吐槽长谷部,着手让她侧身平躺的同时支使长谷部去拿药。

“把常备药品拿出来,你家药研呢?”

“……”

“行吧,当我没问。”


她到底怎么了,这个答案显而易见。

很简单,热射病,换言之也就是严重中暑,不及时处理致死率可达40%~50%。

“今天四十多度你还一直把她搬太阳底下晒着你是不是傻?!你真当她是植物吗?!”他把扇子丢到长谷部的怀里,“拿着!自己过来扇!”

长谷部敢怒不敢言,拿着印着主命的扇子对着被泼湿了身体的主扇扇扇。

小声嘟囔着真花被这么晒也得谢了,的审神者盯着长谷部给喂到第三次水的时候,他的同僚终于醒了。

“救命……”死里逃生的小姑娘即使意识模糊,也含含糊糊地求着救,委屈得眼泪鼻涕全下来了,“他怕不是要弄死我……”

向着他衣角伸出的手半路被带着白手套的手截下,罪魁祸首将她的手收在自己掌心,转头定定的看着审神者。

“主没事儿了,你可以走了。”

我!!他再一次涌起了报警的冲动。



“求求你了,放我走吧。”审神者看着坐在自己身旁闭口不语只顾着一个劲儿扇扇扇的长谷部,内心一阵绝望。“你连个萝北都养不活!”

长谷部似乎被戳到痛处,低垂着眼眸依旧不说话,只不过扇的更快了。

“我说我要吃饭你说‘我不会放你走的’,我说我要喝水你说‘我不会放你走的’,我说我要上厕所你说‘我不会放你走的’,你这哪儿是不会放我走,你这是要把我一波儿带走啊!”

“以后不会了。”长谷部小声安抚着,他已经答应那位审神者收敛,以后最多只用软禁。

这不,绳子都解开了,也给主准备了柔软的睡处,至于她的脚上扣着的锁链,也只不过是连在他的手腕上,有他陪着,这个本丸的大部分场所她都可以去。

面对着主人“你要是再把我养死了怎么办?”的质疑,长谷部也显得有些焦虑,因为

“会被带走。”

那位审神者说如果再发生类似的状况,他会报警,会带走她送去医院。

为此,不会养花的付丧神开始向真正的世话係努力!

话说,不会养你绑什么绑?!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