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婶】请给我三世代的许诺

请给我三秒钟的爱意

请给我三十天的信任


提问,如果在自己婚礼上遇到了前男友怎么办?

她垂眸端正地微笑,内心却有点慌乱。

再提问,如果那个人和自己老公长得一模一样怎么办?

握着自己的宽厚大手用力过度,捏得她有些疼痛。

最后的问题,如果老公视自己为前男友的替身怎么办?


——简直糟糕透了。


虽然预想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景,不过真正经历的时候真的比想象中要尴尬数十倍,少女默默祈求着那口压切长谷部能够装作没看到自己,就这样放自己过去就好了。

不过她也知道这不可能,依着对方的性子,自家大小姐出嫁从面前经过而自己连招呼都不打这种冒犯又失礼的事情,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被寒暄生生逼停了脚步,她能够明确地感觉到走在自己身侧的男人散发出不悦的气息。

新欢旧爱相见的场景怎么看怎么狗血,她冲母亲的长谷部微微笑着点头,希望拉着自己老公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而两位压切长谷部显然并不这么想,都纷纷站定看着对方,尤其与她同为婚礼主角的那位,丝毫没有与她心有灵犀的意思,任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拉不动他分毫。


“幸会。”对方恰如其分地问候,让她心中一慌,自己老公心里想的什么她还不清楚吗?被那位长谷部这么客客气气的一句,怕是火气不降反增,她怕吵起架来,立刻停下拉扯的架势,站到他身边用力对着那只牵着她的大手捏来捏去。

“久仰大名。”恋人并不管她,而是直直地望着自己的情敌,说出口的话也还算有礼貌。

“我家大小姐,以后就托您照顾了。”这话说的她心里咯噔一声,急急抬头望着恋人,希望用眼神安抚。

“诶诶,放心吧,不用你说,我也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话说完还不满足,意犹未尽地补上一句:“好到她都舍不得回娘家看看。”

那位压切长谷部望了她一眼,而他不会错过这一眼,轻迈一步将她挡在了身后。

“也好。”他轻笑,声音带着些许喟叹:“主年纪大了,去看您,能时常走动也好。”

“……还有一事,请你注意了。”挡在她身前的人淡淡开口,说出的话却夹枪带棒:“我主……我妻对我过于宠溺,整个本丸除我之外所有压切长谷部一律刀解,没有例外。”

言下之意是,丈母娘可以来,他?敢踏进他家一步,就等着被刀解吧。


审神者一阵无语,她不知何时有这个规定了,顺便还迁怒于库中暂存的那几把长谷部,看来他们留不过今晚了。


那把压切长谷部张了张口,像是想要再说点什么,但终究没能发出声音,转而弯了弯身,绕过他往她的方向瞧,可视线还没沾上她的脸蛋,就被人生生截断。

“时候不早了,让大家等着也不好,我与妻子先去准备了。”

语毕,看也没看他一眼,拉着少女就往准备室里走去。


“你、你慢点……”庞大的婚纱礼服裙摆快要从臂弯溜走,脚下时不时就被那好看又累赘的衬裙缠一下半下的,眼前的男人还生了气,就知道拉着她往前走。

量变引发质变,绊了不知道多少下的审神者终于摔倒,好在牵着她的手握得死死的,一拉就让她摔进了他的怀里。

“你再走快点我就要学仙度瑞拉掉鞋子了!”

“您想让谁捡您的鞋呢?”以故作冷淡的口气,长谷部直接将她拖抱入近在咫尺的准备间。


关门落锁一气呵成,她被压在门板上动弹不得。


丈夫一言不发,满脸写着我现在不高兴要你哄,她捏着他的衣袖晃了晃。

“长谷部。”

“……”

“今天我们结婚哦?”

“……。”

“我嫁给你了哦,变成你老婆了呢!”

“……你看到他动摇得可真厉害。”

少女失笑,耐心解释原由,她只是怕他在婚礼上闹僵气氛而已。


然而平时通情达理秀外慧中的压切长谷部大人此时却拒绝合作拒绝理解,皱着眉盯着她的唇看。

她会意踮起脚尖,嘟起嘴唇,但迎来的并非他的双唇,而是隔着白色手套的拇指指腹。


雪白的手套一沾口红立刻被染得妖艳,压切长谷部细致的擦去她的唇彩,低声喃喃。

“婚纱不好穿脱,但是补个口红应该很容易吧……?”

空闲的另一只手牵着她抚摸上某个地方,她理解后有些难为情地地下了头。

“得喝进肚子里,让他能察知得到才行哦?”


◇◇◇


阳光洒在了翠绿色的草坪上,压切长谷部眯了眯双眼,顺着那熟悉的脚步声回首,望见了主的女儿。

“大小姐。”他微笑着小声唤了她一声。

雪白的婚纱反射着太阳的光芒,亮得刺眼,痛得让人想落泪。


他的大小姐什么也没说,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就那么看着他,他突然觉得她又变成了自己那个喜怒无常,冷然骄傲,摸不透心思的大小姐了。

他还记得她小的时候不是那样的,她小的时候张牙舞爪,灵动可爱,就如她在她丈夫身边时的那样。


“我没有让他变成你,他也让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

她只说了这一句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

这一刻他才知道为何她的婚纱那么耀眼,耀眼到刺痛了他的双眼让他想要落下泪来。


因为他没能看到自己心爱的人穿着婚纱站在自己身边啊。


“大小姐,你们一定要幸福。”

“我们会幸福的,但是已经和你们无关了。”

不是代替没能走到一起的他们二人获得幸福,而是她与他要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

“别在我身上找补,真想让母亲大人幸福,那你就自己行动起来。”

那口看着她长大的压切长谷部沉吟片刻,随即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视线望向远处和宾客们寒暄的那个身影,轻声说:“已经错过了,对于她来说,现在这个状态才是最幸福的。”

眨了眨眼,他收回视线,重新望向她,若有似无地望着她的身体:“……幸福虽好,但是……你最好还是提醒他,要适度。”

“咳、咳咳咳!!咳咳!”被自己口水呛到,她涨红了脸思考着辩解之词,而对方看着她一瞬间又变回女孩神情的脸蛋,笑着告了别,往他主的身边走去。


审神者叹气,一转身,恰巧碰见缤纷的气球升空而起,以那一片色彩为背景,他的丈夫正站在那里看着她。

“说了什么?”见她终于注意到了自己,长谷部板着脸走近她的身边,伸手又去擦她的口红,“您还想再多喝点吗?”

她则就着他的动作轻咬他的手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惹着了他。

“我以前很羡慕母亲。”他刚想发作,被她的话给压了下去,“母亲和父亲很相爱,后来即使父亲走了,长谷部也很爱她。”

她几乎从不说起以前的事情,他想知道,但是也并不敢问,怕问多了知道多了,伤心。

“但是,没什么人爱我,大家都各过各的日子,母亲的爱都在那小小的牌位上,我和她说长谷部喜欢她,她就告诉我长谷部都喜欢主,我就想,我能不能也被喜欢上呢?”

“我不是因为你是主才喜欢你的。”

闷声闷气仿佛闹别扭一般的声音从他喉间逸出,她拉过他的领带,叫他弯下腰乖乖与她亲吻,唇齿相依一阵后,他的心情明显有所好转,揽着她的腰等着她说些好听的话来哄他。


她忍不住想笑,初见面时气质那么凛冽那么高傲的长谷部,越相处越孩子气。

“我现在已经不羡慕了。”

那一定,是因为喜欢吧。

“因为,我现在没工夫羡慕别人。”


擦去了口红的唇被吮吻到更胜口红,他托起她有些软的身子,额头相抵。

“那,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让你没工夫羡慕别人可好?”

她笑出声来:“那下下下辈子呢?”又要让她过羡慕别人的生活了吗?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表现好了,就下下辈子再许给你。”


这种仿若恋爱胡话般的誓言,在他这里却成了可兑现的诺言。

人神殊途,但正因如此,才有了实现下一世约定的可能。


他会去找她,每一次都为她穿上白纱。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