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婶】里与表,真实的谎言(4)

※前文:123


————————————————————

她和那家伙恋爱了。

这其实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但他却没能发觉。


长谷部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空空的握了一下。


孤男寡女两个人约会了那么多次,自己怎么就没往这方面想呢?

……是没往这方面想,还是想到了却刻意忽视了呢?


毫不夸张地说,他本有十足十的把握宣称,自己本是主最为器重的部下。

然而,‘女孩子如果坠入爱河的话,眼里就只有对方啦!’他脑海中回想起乱藤四郎兴高采烈说着的话。


压切长谷部并不喜欢工作,压切长谷部只是喜欢主。


在他为她收拾烂摊子,为她守住本丸的时候,她在和那家伙谈情说爱。

工作作为博得主赏识的工具失去了意义。


压切长谷部轻轻皱起了眉,戴着整洁白手套的手来回收紧又松开,感觉掌心说不出的别扭。他说不出这股别扭是源自心里还是身体,不过若是源自心里,那么他也不会感到奇怪就是了。

毕竟胸口的沉重他自己也能感觉得到。


正思忖着要不要去刚刚才离开的手入室再查看一下身体状况,急促的脚步声便由远至近地寻了过来。

他抬起头看着审神者:“主?请问您有何要事?”

少女在离他一米的地方站定,微微仰着头看着她,嘴唇颤了颤,一脸的不情不愿。

视线落在她手上捏着的纸上,他开口:“您是来找我谈更换近侍的事情的吗?” 

审神者手里拿着的原本是近侍职务的交接表,但因为这间本丸的近侍工作常年由他一人担任,所以这表几乎从未用过,这次他将交接事宜事无巨细地写满了整张表,代表的含义不言而喻。


她点了点头,憋了半天,小声地问出一句:“……你是觉得,累了吗?”

“……”长谷部移开了视线,手掌中残留的诡异感觉还没消退,忍不住皱了皱眉:“……可能吧。”

是不是累了,自己也不清楚,他一直过着那样的日子,若是说累的话早就该觉得累了,但此时此刻的感觉确实与往日不同,一想到还要回去工作,就觉得很疲惫。


他也想要和……

不、没什么。

压切长谷部遏制住自己奇怪的想法,忍不住叹息出声,伸手揉了揉额角。


这奇怪的动作看在审神者眼里,只觉得他真是做厌了近侍的工作,怯懦着怕惹他不开心,连忙应声:“嗯……嗯!也好、长谷部如果累了的话,那就多休息一阵子吧,想要待机也好,内番远征出阵都好,都随你。”

“近侍的人选您考虑好了吗?”轻叹一声,他果真是个操劳命,都已经主动要求换下岗位,却还是会为之提心吊胆。

“……”她有些困扰地歪了歪头,垂下了眼眸,“唔……暂时,暂时我先自己一个人试试看吧。”

“一个人?”他不解地也跟着歪了歪头,且不说一直有他在旁帮忙的审神者自己一个人能不能胜任,她不是还要跟着那家伙游山玩水去吗?


很快,他的疑惑得到了解答。

之前的约会活动就好像是仗着有他宠她,为她兜着,所以她才那么放肆地一天一天不着家。

他罢工之后,审神者竟然真的扎起马尾撸起袖子蹲在执务室里干起活儿来了。


压切长谷部望着走进执务室更换暖炉木炭的蜻蜓切,皱起了眉。

他一天20小时地窝在执务室里的时候,她不见人影,等到他没什么理由进执务室了,她反倒是一头扎进去不肯出来了。


“主很辛苦呢。”与他如出一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顺着声音侧眼看向一脸淡然,和自己一样望着执务室的那家伙,低声问:“你不去帮忙吗?”

“你若是担心的话就自己去,”那家伙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好似根本不存在他这个人一般站在那里望着前方,“你卸了近侍的职,不代表你不能进执务室帮她的忙。”


确实,他现在是待机状态,可以随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其中当然包括了帮助审神者完成工作的自由。

这句话把他从牛角尖中拉了出来,但长谷部眼神微微一暗,厉声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呢?”

“你若胆敢对不起主——”

“我对主忠心无二,”那家伙终于舍得收回视线,但向望他的情感依旧淡漠。“皆为压切长谷部,互相都是什么心思,你我再了解不过。”

这句话逼停了他的质问,他只能烦躁地闭了闭眼,头也不回地往执务室的方向走去。


炭火发红,长谷部皱着眉捡起火筷将其拨弄得更为松散,付丧神且不论,付丧神们的代代前主也是人中豪杰,和眼前的小姑娘不同,炭火不处置好很容易被熏到。


啪地一声,墨笔狠狠入水砸出涟漪,他闻声抬起头只看到审神者伸直双手埋头扑倒在办公桌上的画面,几张文件因冲力而飞散开来,他及时拾起吹落了上面的火星保护她的劳动成果,顺便阅读了起来,下意识地为她检查纰漏。

“二振目!!我快累吐血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捏着文件的指尖一僵,他想斥责她这个小没良心的,平日里他帮着她处理琐事她不记念着情就算了,这自己亲力亲为了,求助也净想着恋人,丝毫没有怀念他的意思。

“呜呜呜,谢谢你,你真是太好了!”

压切长谷部皱起眉头,不知自己怎么就一言不发地落座在了她的身边,一张一张快速地检阅着她处理过的、没处理过的文件,按照类别与难易程度分别放好,还顺便将那些有小纰漏的地方指给她看。


“……真不愧是压切长谷部啊。”

微不可闻的轻叹灌入耳中,他转头望向她,只见她正专心执笔舔着墨,皱了皱眉,那声感叹仿佛是他臆想出来的产物。


就这样,没了近侍之名,但他却依旧做着近侍的工作,这回不是他一个人,而是和主一起守住这间执务室。

只不过不知不觉间,长谷部被她一口一个二振目地叫着,明明每天都有机会纠正,但究竟是为什么呢?他一直有意无意避开了这点,任她认错。


原因其实再简单不过了。

压切长谷部闭上了双眼。

就是因为这个啊。


审神者握住了他放置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掌,慢慢地摩挲着。

隔着白色的布料感觉不到肌肤摩擦的触感,也很难察觉微笑的温度差异,只能感觉那只手在自己的手上不轻不重地来回压着,他睁开眼睛,只见她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

“有觉得心动吗?”

嘴唇抿了抿,终究忍不住微微泛出笑意,他点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只一应声,她就好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般高兴地笑了起来,眉眼全都弯弯的,捂着脸蛋躲去一边。


长谷部不知道他们恋人之间会有怎样的小情趣,他只是想如果是那家伙的话应该会承认自己对她有心动,所以他便应了下来。


只是,他自己也知道,他留在这里的理由已经由‘担心她太过辛苦’悄然换为另外一个。

想要再一次被她轻轻碰触,想要再一次被她满怀期待地询问心动了没,想要再一次看到她甜兮兮的笑容。

再一次。

再一次。

再一次。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