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太鼓婶】老土与花哨的孩子气战争(二)

※魔方太太家的小贞快出来嘛——!!快出来!!

——————————————————————

  “起床啦——!!”一点余裕都不给,太鼓钟贞宗直接抄起了审神者的被窝。

  

  被子突然被抽走,小审神吓得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看清了来人扁扁嘴,眨巴眨巴眼睛又准备躺下接着睡了。

  “真是的不要赖床啦你这个贪睡鬼!”太鼓钟半抱半托地直接把审神者扯着站了起来,“要不是咪酱拜托我我才不要管你有没有早饭吃呢!”

  

  揉着眼睛的审神者勉强倚着他站好,反手就是一个泰迪熊把起床气撒在了太鼓钟身上。

  被柔软的毛绒玩具正中面门,虽然造成不了多少物理伤害,但是对于本就不情不愿的少年来讲正是一个好的话头。

  “超——痛的你这家伙!”趁机捏住审神者的脸颊使劲儿搓,太鼓钟威胁道,“该打还是打,但是在咪酱面前你可要乖一点!”

  女孩就着被揉的变形的脸打了一个变形的哈欠:“哈~唔用你多说……哈唔……”

  

  看她在这点上还算顺从,太鼓钟缓缓撤下支住她的力道,双手还虚扶着生怕他一松手她就又会一头栽倒一样,姑娘也没辜负他的担心,刚一松手就狠狠晃了晃,还好最终还是撑住了没再睡过去,太鼓钟松了一口气。

  “诶?之前没看出来,你的脸蛋不是长得挺不错的嘛?”

  听到对方这么说,还懵懵的少女眯了眯黑珍珠一样漫着水雾的双眼逼近他的脸蛋:“近视了就配眼镜好吧?我脸蛋一直就长这样。”

  没了那双圆眼镜的遮挡,她的脸蛋显得更加柔软,平时绑成双麻花辫的头发为了睡觉也散了开来,反倒因此呈现出大波浪形,嗯嗯!粗略看上去还蛮华丽的!

  “不要再做那种土气的打扮了,简直浪费!”太鼓钟落座一边看着审神者梳洗好,背对他换着衣服,瀑布一样弯曲的黑亮长发直直盖到大腿,明明是这么难得的东西却被她的品位给毁了,真是可惜,“……还真是不公平呐,女孩子稍稍打扮一下就会变得很华丽。”

  

  审神者不为所动地拿起梳子梳理自己的长发,然后手指利落的交错把长发辫成辫子:“身为男孩子的你就不要挣扎了,想咪子一样穿的干净利落不好吗?”

  “哈?”太鼓钟贞宗走到她的身边替她戴上眼镜,“你近视已经不是眼镜能治好的了吗?咪酱和我一样可都是华丽派的!”

  小丫头扶了扶被戴歪的眼睛,双手叉腰气势汹汹:“才不是!咪子是帅气的大人!和你这种看起来很轻浮的人才不一样呢!”

  太鼓钟被她噎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他轻浮?他哪里轻浮了??

  然而小小女孩不听他再说些什么,十分开心地蹦跳着出去找烛台切了。

  挠了挠头,太鼓钟叹一声气也跟着走了出去。

  

  

  “哇——今天的早餐也有新鲜的蔬菜呢!”太鼓钟笑弯了眼睛,甜甜的跟烛台切道了一声谢。

  与他的好心情相比,显然少女对早餐很是不满。

  “为什么这么多蔬菜?”女孩气呼呼地扭着身体耍赖,“讨厌蔬菜!我要吃肉要吃肉!!”

  “那不是有鱼肉吗?”太鼓钟一手托着腮,咔哧咔哧嚼着清脆的蔬菜沙拉,“蔬菜多好啊!有很多维生素和矿物质,对健康很好哦!”

  “肉里有蛋白质!!”女孩不甘示弱地回嘴,“不吃肉光吃菜小心你一辈子都这么矮!”

  被狠狠戳到痛处的太鼓钟叉子一顿,脸上浮现出带着怒意的笑容。

  “谢谢你提醒啊……!主也要小心别吃成大胖子才好!”语毕,太鼓钟阴笑着来来来地给审神者夹了好多蔬菜沙拉。

  审神者恐慌地小小尖叫一声,随即施以反击,将自己的大半条鱼都丢入太鼓钟的碗里,恨恨地念叨着你也来你也来。

  

  “不可以吵架哦?”烛台切察觉到这边气氛有些不对,凑了过来。

  审神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太鼓钟一把搂住了肩膀,一转头就看到了少年一脸听话乖宝宝的表情:“我们只是在分享喜欢的菜色而已,呐?”

  “嗯、嗯嗯!不信你看?”被掐的手臂一疼,审神者强忍着皱起鼻子的冲动,笑眯眯地将碗抬起给烛台切看里面堆得满满当当的沙拉,“全都是沙拉酱最喜欢的沙拉呢!”

  “不是沙拉酱是贞酱!!”少年的笑脸一瞬间就垮了下来,‘还有不许你叫我贞酱’这句话还没出口,感受到烛台切视线的太鼓钟就将它和鱼肉一并咽入腹中。

  审神者一下子就开心了起来,戳起一筷子鱼肉就往太鼓钟嘴里喂:“多吃点肉好快点长大啊沙拉酱❤啊、你好像长不大呢,遗憾~!”


  烛台切看着两人和乐融融(?)的样子轻轻笑了笑,轻描淡写地给两人补了一刀。

  “不可以浪费,碗里的食物要全部吃完哦。”

  语毕,故意微微转过身去,果不其然,视线的一角看到两人偷偷把碗伸到桌下对调。

  忍俊不禁。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