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烛台婶】圆润的小心思(六)

※做人要讲良心,我来填坑了

※按着顺序慢慢填

※有一个又喜欢她又帅又能打又能下厨还不嫌弃她胖的男朋友,真羡慕女主【手动再见】

————————————————————————

本来以为自己崎岖的恋爱之路终于该踏上新的台阶,但这是怎么个情况?

烛台切看着几乎是什么样儿端走什么样儿端回来的饭菜,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蹑手蹑脚地将门扉拉开一条细缝,烛台切左半边身子轻轻靠在门扉上,金黄的眼眸困惑地眨了眨,望着倚着墙倒立着的少女。


“运动的时候要穿运动服。”黑色的外套盖在了审神者的腿间,烛台切感叹自己的忍耐力还是不达标,双手扶握住她的脚踝向上提起,“……我跟你强调过的吧?”

面对着墙的少女突然被人靠近,吓得手腕一软,然而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

明明酸疼的手几乎使不上力气,但是仅凭着脚腕的提携便稳稳地靠在了墙上,这个人的力气和自己真的是天差地别。

这么想着,便有些灰心丧气,全部依靠男人的锻炼并没有什么本质意义,审神者不情不愿:“还是放我下来吧。”


肩并肩靠着墙壁坐着,烛台切沉默着听她有些重的喘息声,侧过眼去盯着她看。

黑色的运动外胎披在她的肩上,圆滚滚的身躯乍一看有种硕大的感觉,但可能是因为罩在他的衣服之下吧,她看上去还蛮小一只的。

“唉……”烛台切别过眼,揉了揉她的头顶,“你应该好好学学怎么接受自己。”

终于平复了气息的审神者有些郁闷,他长得帅身材好,当然觉得接受自己很简单很开心。

“可是我想瘦下来。”


“那也要慢慢来,绝食减肥之类的绝对禁止。”口气严厉了几分,然而烛台切看着少女闷闷不乐缩成一团的样子又有些不忍,“……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

有意无意,手掌盖上她放在膝盖上的手,体格差距一下子就将她的手包裹在了里面。

掌下的身体猛地一震,反应过激地抽出了手掌,而她自己也似乎被自己吓到,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哑口无言。

强压下心头涌起的焦躁感,烛台切低笑几声耸了耸肩:“如果不好好将刚运动过的肌肉揉开的话,明天会痛的。我说过的吧?”为了证明自己的言辞,再次将手放上她的手,只不过这次不是仅仅盖着,而是握住她的手腕拉来,替她揉捏着小臂。


“对不起,我以后会适量……”

审神者看着他心无旁骛地样子,觉得十分丢脸,但是她又怎么会知道面前这个人也是心思复杂呢?

“但是,我真的很想再瘦下来。”


烛台切沉默不语,低垂着眼眸不看她,只是默默地揉搓着她圆润白嫩的手臂,手劲儿重了几分。

健身教练不肯表态,少女心里也没底,不知为何她最近越来越在意烛台切的想法,希望能够获得他的帮助与支持。

还不太懂恋为何物的少女认定这是因为之前的成功离不开烛台切的帮忙,没再细想。

重重叹一口气,烛台切松开了握紧她的手,再次揉了揉她的发:“你高兴就好。”



说着你高兴就好,可是审神者高兴了,他却一点儿都不高兴。

或许是因为有了经验,节制饮食并且努力运动的审神者体重竟然也渐渐减下来了。

“分明是主在减肥,好家伙,看你那心疼的样子,感觉肉是从你身上掉下去的一样。”

轻描淡写地一望,托着腮说风凉话的人就乖乖闭了嘴,烛台切趁机将一个小袋子塞进他的怀里:“拿去给主。”

“现在给我也没用了!”青江有些受不了,翻了个白眼叹叹气,自打前几日她没忍住,吃了他(被烛台切逼着)送的芝士蛋糕,并且重了二两之后,现在审神者看到青江都有些许防备,再这么下去,怕是要害自己被审神者讨厌不成。

啊,该不会终极目的其实就是这个吧?

青江挥开脑中胡想八想的东西,靠在矮几上看烛台切。

那个帅气的男人正在一点都不帅气地狠皱着眉,一脸冥思苦想的样子。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烛台切依旧低着头,开口询问:“……主有没有跟你说过她前男友的事情?”

青江心下了然,点了点头。

“那个男的真的有那么好?居然值得主为他这么拼命……”一向重视自己外表的他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咬着臼齿,“能有多好?难道比芝士蛋糕还好?难道比炸鸡块还好?”

再好,难道还能比我好吗?

这句话虽没出口,但是青江简直觉得他感情上就差揪着审神者的耳朵质问了,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在心底偷偷翻了无数个白眼,表面还是装作同情与不解的模样。


放任不管只能使事态越来越糟糕,短短几个月,凭借着审神者磕磕绊绊地减肥方法,竟然连腰线都明朗了不少。

“主,不吃吗?”温柔地笑着的男人居心叵测,将刚刚出炉的蛋挞端到审神者的面前,裹着黑色皮革的手指捏起一个就往她嘴里送,审神者不好拒绝,勉强以口接了下来,心底开始打鼓决定晚饭分量要减半。

烛台切看她顺从,忍不住有些喜形于色,再接再厉递上了第二枚蛋挞,然而这回少女却是不肯张口,抿着唇一脸为难地看着他。


高扬起没多久的心情又被打压,烛台切的笑容渐渐落下,意识到这点他便努力提起嘴角,将蛋挞放回盘子里。

“……也是,主正在减肥。”不用刻意夸大便已经有些明显的失落,烛台切苦笑着看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开心地吃我做的东西吃个没完了呢。”

被他突然的话语刺到,支吾地想辩解,但是又怕烛台切继续喂自己吃太多,真心是舍不得自己坚持了好几个月的减肥大业破功。

没能等到自己想要的回话,烛台切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故作爽朗地一笑,“主还真是挺喜欢之前那个男朋友呢?”

不知为何话题突然转变,审神者虽然奇怪但是也只好顺着坡儿下。

“呃……他人确实还挺好的……”

虽然没能做成恋人,但是对方当初真的是很拼命地向她道歉,最后也成为朋友了。

“哼,这样吗?”金色的眼眸眯起,他回应地有些心不在焉,拨弄着盘中的蛋挞,“然后呢?减肥成功后要再去找他吗?”

“诶?”

“——我开玩笑的,别在意。”

弯着唇角说着玩笑话,他眯起双眼挡住毫无笑意的眼底。


评论(1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