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婶】花与药的日常片段两则

※甜

※短

※时间线均为未确定恋爱关系时

————————————————

【压切药,《药》与《毒》之间的故事】

《奇怪的人》

“主。”

“……”

“主。已经早上了。”

“………………唔嗯……”

药勉强睁开眼睛,朝着跪坐在自己枕边的男人看去,与一丝不挂乱糟糟卷着被子的自己相比,那人的整洁显得有些偏执。

天已大亮,但昨晚与旧情人周旋到深夜的药并没有起床的意思,随口嘟囔一句知道了,又抱着枕头昏昏沉沉地要睡过去。

“……”

并没有听到对方放弃离去的声音,药强打起精神来抬高一张眼皮,看到面前的人面色绯红地盯着眼前的地板。

“想摸就摸。”

圆润的臀部与丰满的胸脯几乎是毫无遮掩地裸露在外,说到底对方也是成年男性的身体,半个多月前的食髓知味,再加上这半个月来一直被放置在一边,会欲求不满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那种事情!!”长谷部像是想要解释什么一样慌张,被药生生截断话头。

“哦?那你不摸喽?”

“…………摸。”

嘛呐,也就不过如此嘛。

药打了个哈欠,翻身仰面躺在被褥上,摆出适合被侵犯的姿势。

“我要睡觉了,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药闭上了眼睛,学着长谷部的口气,“‘悉听尊便。’”(ご随意にどうぞ。)

安静了一阵,她听到耳边衣料摩擦,长谷部靠近了。

是谁跟她说长谷部是合适的人选来着?真是可笑。

到头来,臭男人们不都还是一个样子。

脑中纷杂着各种各样的话语,药放任他们自由闪现,准备再一次进入梦乡。


有什么解除了她的头顶,缓缓摩挲着,然后顺着发丝的走向移动。

唇也被温热覆盖,静静地贴着,然后轻轻啄吻几下便离开,只剩那只手还不断地顺着她的发。

自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人摸头,感觉竟然还不坏。

药悄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长谷部的脸上带着满足且幸福的笑容,似乎并不准备有下一部动作。


——压切长谷部,

她想,

真是个奇怪的人。


不过,她并不讨厌。


————————————————————————————

【压切花】

《夏》

蝉鸣阵阵,朝花手拿团扇坐在靠树的廊下乘凉。

“好热呢~”

“确实如此,”随口说出的话语被走近的长谷部接下,他左右手各拿一牙冰镇西瓜,将其中一份递给了朝花,“还请您小心不要中暑。”

见到有甜甜凉凉的西瓜吃,朝花丢下团扇开开心心地凑了过去:“长谷部对我最——好了!”

付丧神有些拘谨地笑了笑,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

吭哧一口下去,凉凉的甜美汁液充满了口腔,朝花幸福地眯起了眼。

“诶?长谷部你不吃吗?”

吞下了一大口西瓜后,她才发现拿着另一牙西瓜的长谷部并没有食用,只是坐在一边看着她。

“啊、不,这是给您的。”

“那我不是吃独食了嘛!”朝花咯咯笑起来,“吃吧,主命哦!”

长谷部犹豫片刻,但是看朝花不再理他,笑眯眯地一口一口吃起西瓜来,他也最终妥协,举起手中的西瓜刚准备下口,就发现了不对。

“主、主!对不起!”长谷部慌慌张张地凑近了她,“是我的失误,竟然忘记了这种事情。”戴着白手套的左手捧成碗装伸到朝花嘴边,“为弥补我的过错,请您吐在我的手里吧。”

朝花看看他洁白的手套,又看了看自己手里差不多已经被吃完的西瓜。

呆呆地歪头诶了一声。

“难、难不成您吃下去了?!”长谷部的脸瞬间就青了,更加慌张了。“您怎么能吃下去呢!怎么办?!会在肚子里长出西瓜的吧?!”

啊,是在说吐籽的事情?

朝花这才明白过来,她确实是会吃掉西瓜籽那一派,不过居然相信西瓜会从肚子里长出来,长谷部在奇怪的地方还真是天真无邪啊。

这么想着的朝花突然像逗逗长谷部,将西瓜皮放在一边,朝花双手捂着肚子滚倒在一边:“啊——我的肚子好痛啊好痛啊——!”

看到她这样,长谷部如她所料地手足无措了起来,跪在她身边转来转去不知道该怎么办。

朝花在心底偷偷地笑,摆出一脸悲伤的表情伸手抓住了长谷部的衣袖。

“在我肚子里了那就算是我的孩子了吧?长谷部你会养它吗?”

长谷部立即转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之中,力道大得让她有点痛,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十分聪明的近侍说出了让她不知该觉得可爱还是该觉得蠢的话语。

“会的!会的!我会天天给它浇水的!我会照顾好它的!所以、所以——”

请您一定要坚持住啊!!

话音刚落,朝花就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回过神来付丧神已经抱着她跑出了本丸。

发觉自己好像玩儿大了,朝花挣扎起来。

“等、!长谷部你要带我去哪里呀?!”

“请您老实一点!马上就到医院了!!”

听到医院,朝花慌了,扯着长谷部的耳朵大声解释了很久才终于把机动怪物劝得停下了脚步。

小心翼翼地被放下,然后被按住腹部摸了半天,长谷部才长长叹了一口气。

“——太好了。”

“我还以为长谷部会生气呢……”朝花吐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谁和您说我没生气的?”刚才一脸慌乱的男人板起了脸,但只维持了一秒,就又浮现出无奈的笑脸,“作为补偿,请您忘记我刚才失礼又失态的举动。”

朝花嘿嘿一笑,不说话。

她可没答应哦?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