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婶】这是没能说出口的话语(春)

※甜、第一人称、OOC

※转生paro,有记忆的长谷部与没有记忆的主

※幼驯染、没有帅气的长谷部

————————————————————————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是在三岁。

为了发泄被爸爸妈妈丢在幼儿园的不满,我霸着沙坑大杀特杀,周围的小朋友都退开三米之外,我就一个人蹲在沙坑里挖着虫子。

就在这时,这个有着褐色头发的男孩子完全无视了我周身生人勿进的氛围,狂奔着向我跑来。

然后,狗啃屎地摔倒在了我的面前。

——嘛,绊倒他的坑是谁挖的来着?是我吗?不可能的吧。

虽然日后不止一次地觉得那张脸生得真是好,但是当时他抬起的那张脸被鼻涕眼泪和着沙子糊得满满的,所以。

“偷看女孩子的裙底,差劲。”

所以,我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


年幼的我想着,无非就是被告老师,并没将这个男孩子当一回事儿。

如果能够因此而不来幼儿园,我反而会更加开心呢。

年轻总会多犯错,三岁屁大点儿的孩子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这一脚已经把自己这辈子给搭进去了。

只记得当时这家伙死死抱着我的大腿不撒手,还时不时往上摸,虽还没有性别意识,但总觉得自己被人占便宜了,拼命蹬腿也没甩开像章鱼一样缠上来的家伙,不过亏他还能一边死抓着不放大哭一边仰着脸注意不把我的裙子给碰脏了。


当天下午,爸爸妈妈来接我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也在,那大概是生平第一次别人的父母给我父母、给不是我的父母给别人父母道歉吧。

……我踩了他为什么还是他家道歉,我其实也不太明白。


要说不打不相识的话也不尽然,毕竟初见杀也是我单方面的欺负长谷部而已。

啊,对了,他让我叫他长谷部,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他姓长谷部来着,后来才知道他的真名,用真名叫他他反而还闹脾气了,真难伺候。

反正,从那以后我就多了个小跟班,一开始确实挺烦的,但是被跟的久了,就挺开心的,小孩子嘛,被人捧着哪有不高兴的。


别看长谷部学习成绩很好,脑子却好像有点问题,等到稍微长大了点我才学会形容他的词汇。

中二病,啊,这个词形容他实在是太贴切了,简直为他量身定做的。

不过用在他身上的话貌似要变成三岁病?或者什么的?妄想症从三岁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好,把我当做主人,一直“主”、“主”地叫着,还说什么主命什么的。不过我也没什么意见,有个乖巧听话的跑腿小弟也挺开心的。

说起来,刚上小学那会儿,确实是有一帮同班的男孩子也学他一起叫我主来着,不过好像只叫了一两天。

嘛,那些并不重要。


长谷部这家伙,长得清清秀秀的,皮肤白得跟没晒过太阳一样,个子直到上高中前也小小的,又是个爱哭鬼,作为他替我抄作业的报答,我可得好好保护他。也不能让人家白叫我主不是?

我以前一直是这么想的,要不是高一时偶然撞见了那件事,还真要被这个人骗到死。


我啊,从小的时候起男人运就不太好,少有的几个对我友好点的男人也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受伤住院,我都要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克男人的命了。身边仅存的男人,也就长谷部还健健康康的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唯一的异性友人,十二岁那年和他一起去初诣,我还特意求了个御守给他呢。

视线黏在御守上放不开,但是拼命克制着自己的表情努力掩饰着想要的心情,觉得他的脸特别好玩,就逗了逗他,告诉他说是求给别人的。

当时他直接当着神社的人山人海,捏着衣角就在那里吧嗒吧嗒掉眼泪,吓得我赶紧把御守塞进他的怀里了。

该说是好哄还是该说是势利呢,给他御守之后他立刻就笑开了。话说回来,那御守前几天还看到他在用,都有些褪色了,只不过是最普通500円的健康守而已,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珍惜,真那么喜欢的考虑哪天再送他一个好了。


虽然克男人这命似乎对长谷部没多少影响,但是吧,也确实从没听说过有哪个女孩子喜欢他,难得脸蛋长得那么好看,真是可惜了。

大概就算长得再帅,脑子有病的话也还是不讨女孩子喜欢吧。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想不到啊想不到!长谷部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居然背叛了我的信任!

那天社团活动突然取消,我去图书室找长谷部一起回家却怎么也找不到,想着算了自己一个人回家就好,经过走廊时无意间看了一眼窗外。

长谷部正把一个男生按在地上爆揍。

“喂!你在干什么呢?!”

撑着墙沿跳出窗外,我的一声喊叫好像按下了他身上的开关,狂犬立刻变得像吉娃娃一样,热泪盈眶地站起身立在一边看着我,如果现在才看到事发现场的话一定会以为长谷部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而我才更像是打人的。

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起身的人,仔细看了看,竟然是我们社团的部长……

“你没事儿吧?!”啧了一下嘴巴,想着要快点消除罪证,赶忙从口袋中掏出手帕想替他擦去被长谷部殴出的鼻血,可手腕却在碰到他前就被长谷部握住了。

“他没事的。”长谷部垂着眼睑,专心致志地把手帕从我手里抠出来,折叠整齐塞回我的裙子口袋,然后掏出自己的手帕丢在了对方脸上,“对于他来说这样已经够了,我们走吧,主。”

虽然长谷部在笑,但是我总觉得他很生气。


后来不管我怎么问长谷部和部长打架的原因,他都咬死了“只不过是有点争执,其他什么都没有。”

有点争执需要那么激烈的对抗吗?我虽然很多年没再打架了,但是这绝对不正常。

当初还挺天真的以为是不是长谷部以前从没打过架,第一次下手下的太黑了,摸了摸他的手才发觉,虽说不上是经常打架但是那和自己之前以为的只用来握笔的手完全不同,吓了一跳,在麦当劳顺着手臂就把长谷部上半身摸了个遍,他虽然看着瘦弱但是意外的肌肉还不少,等我注意到的时候,他的脸都和番茄酱一样红了。


紧紧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忍耐着,一副被我欺负的样子,让我很生气,明明被骗的是我!该生气的是我才对!

“嘿!”趁他不备搔他的肋下,想要破解这奇怪的气氛。

长谷部很给面子的笑到了岔气,压住了我的手肘求饶。

刚想质问他关于打架的事情,压住我手肘的手像是触电一样松开了,动作太过突兀导致我把想要说的话都忘记了。

“万、万分抱歉……请您原谅我僭越的行为。”像是拉开距离一样缩靠住椅子后背,诚惶诚恐的脸让人觉得很讨厌。

“我啊,姑且还是把长谷部当朋友的。”收回放在他身上的手,我端正坐好。

“啊……是。”长谷部看起来有些失望似的,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叹一口气,“长谷部没把我当朋友呢。”

“……因为您是主。”低垂着视线不看我,他也不知道再和谁赌气。

“真是够了,再不说实话的话,我可不陪你玩主仆游戏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

“不许再叫我主,不许再跟着我,的意思。”

“怎么这样?!”轻轻平放在桌上的手突然握紧,长谷部激动了起来,“全部都说、我全部都会说出来的,请不要说那种话!”


他给的理由无非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根本不会是吵架的理由,但是,好像都莫名地和我有关。

“长谷部,你难道喜欢我吗?”虽然觉得都认识十几年了事到如今不太可能,但姑且还是这么问了问。

“可、可以喜欢您吗?!”哪知道我的一句话像是给他点亮了希望之灯一样,一直埋着头的长谷部突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就、就算说不可以的话,喜欢或者不喜欢的事实也不会改变吧?”

我是这么认为的,真的就只是单纯这么认为然后这么说了而已,但这句话似乎被他当成了鼓励。

“我!喜欢主!!”长谷部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好在不是饭点位置又偏僻,我环顾四周看了看似乎没引起多少一样的目光,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后实在没办法,才有点尴尬地把视线转回他身上,努力不去对上那热切的目光,“我从前世就一直喜欢主了!发现主转世为女孩子真的好高兴!这样的话、说不定我也……会有点机会什么的吧!啊啊,喜欢主!最喜欢主了。”

“哈哈,你前世就喜欢主了为什么前世不告白?”故意把自己和主剥离开,并且把重点悄悄挪走,单纯的长谷部就这么被我牵着鼻子走了。

似乎提到了他不想提的话题,长谷部的情绪再一次低落了起来,磨叽了半天才哼出了回话:“因、因为夫人十分端庄贤惠……”

“好好好,真厉害。给你鼓掌,啪啪啪。”私自给我配了个好老婆啊,我为长谷部的脑洞所折服,手指轻轻触在掌心就当做是我的敬意。


不过,他喜欢我这件事,仔细想想好像还真不是无迹可寻。

初中的时候我已经把脾气收敛很多,觉得偶尔也该混在女生群里哈哈哈哈装装样子,那时候小姑娘们常聊的话题无非是昨晚的魔法少女动画或者是王子大人,不巧这两个我都完全搭不上话,被人问“你也觉得女孩子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王子对吧?”我虽然心里觉得很扯但是表面上也还是“是的呢哈哈哈哈”地回话了。

然后跟我一起混在女生群里的长谷部那一阵子就怪怪的。我还以为他是因为不适应人多的场合怕生,放弃了交更多的朋友渐渐淡出的女孩子们的圈子。

现在想来,有一次手工课,长谷部跑来管我要课上做的小蛋糕,可是蛋糕在还没下课的时候已经被我吃掉了,因为没有要送的人嘛。

“这种事情要提早预订啦笨蛋,袋子倒还是剩着,帮我丢了吧。”

然而被我塞了包装袋的长谷部并没有如往常一样说着“若主命如此”手脚麻利地去跑腿,但是扭扭捏捏地站在我面前不肯走。

“……您想要只属于您的王子吗?”

弱小且胆怯的询问传来,长谷部眨了眨他那双墨紫的眼睛,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的回答是什么来着。

啊,想起来了,我的回答是,

“我只想要爸爸妈妈。”

现在看来这个答案真是不解风情,但是也没办法不是吗,双职工家庭的我从小就很难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玩,要说那时候最想要什么,确实就是想要爸爸妈妈没错。

小孩子嘛,宽容点。

啊,这么一想,那天我值日在垃圾桶里看到的两顶王冠说不定是长谷部做的?大概使用易拉罐做的吧,做的还挺像样的,就是被人故意毁坏过了一样弄得有些歪扭,好像是被同组值日的小姑娘捡走了呢。


等等……该不会一直以来喜欢我的人总是发生奇怪的意外受伤也是因为……?

而且……


“长谷部难道一直都是用那种色色的眼光看我的吗?噫,真差劲。”

“唔唔唔唔、这、这个……”既不否定也不肯定,闪烁其词,那么就代表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儿咯?

“那、要不要交往看看?”我单手撑着下巴,反正照这个势头放任不管的话,也不会有可以交往的对象,干脆试试看,我自认为其实没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他大概喜欢我只是因为我会陪他过家家吧,直接交往一下让长谷部幻灭劝他死心得了?

哐!地一声,长谷部按住了我放在桌面上的那只手,饮料杯都洒了,这回是真的引来了不少人侧目。

长谷部似乎根本不在乎那些,身体几乎跨过了桌面贴了过来,“真、真的吗?!交往的意思是说,您可以变成我一个人的东西吗?我、可以做一些像是夫人曾对您做过的事情吗?!?!”

“啊、诶、不……正常应该是做一些以前主对夫人做过的事情吧……”

“就连那!那种事情也可以吗?!”

“不不不、虽然不知道那种事情指的是哪种但是肯定不可以。”总觉得长谷部比我印象中的危险许多,以后得小心对待他,“不过,嘛,如果说是变成了你的东西……嗯,可以说是暂时变成了你的东西吧?如果交往的话。”

“请和我交往!!!”

回答的声音格外嘹亮,没几个人的快餐店里响起了围观群众的掌声。

啊啊……有点丢人……算了,我也不是爱面子的人就是了。



“看什么看,付钱啊。”

“诶、啊啊……啊!”

“啊什么,把妹出来吃饭你该不会还想让我花钱吧……”

“……万分抱歉……我,今天身上的钱不够。”

“哈???”看着长谷部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简直快要被气晕,这画面像是我在勒索他一样,“真是够了,这次先我来付好了。”

……这场奇怪的恋爱,真是刚开始就让我思考什么时候终止比较好。


-TBC-

评论(2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