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婶】猫薄荷

※日常

※隔壁太太说想吃甜,我好喜欢隔壁太太

※作者朝花酱


  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一天,第一部队出阵中,接到了审神者的指令。

  “暂且先停止,队长变更为狮子王。”

  带队的压切长谷部接到命令后沉吟了几秒,随后轻勒缰绳,一言不发地将带队位置让给了狮子王。

  有些疲惫的狮子王听到这个命令倒是振奋了起来,兴冲冲地轻踢小云雀,快步抢夺了长谷部带队的位置。

  “我是队长啊?!太好了!”

  长谷部君别介意呀。烛台切与长谷部并肩,像是开玩笑一般地轻声说着,而长谷部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看向了别处哼笑一声。

  “绝不容许怠慢。要将最好的结果带给主。”

  

  神经稍稍有点迟钝的审神者并没有意识到恋人为什么一直不说话,将顺利踏破新地图的刀剑男士们挨个表扬了一遍,才将长谷部换回近侍,并没有听到耳熟能详的那句“谨遵主命”,而是看着对方微笑着沉默。

  周围所有刀剑男士都能察觉到不气味的笑容在她眼里就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虽然感觉恋人沉默得有点奇怪,不过也没多在意,交代完了当番任务就一蹦一跳地跑回自己房间去了。

  这边狮子王一脸心满意足地搂着鵺睡午觉去了,留下几人与大概可能也许心情不太好的长谷部相处,有点尴尬,找个借口开溜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也就烛台切还有点良心,替审神者说了几句好话,没枉费主平时疼他。

  长谷部想起这点就想笑。

  他不生气,他一点都不生气。

  他生什么气呢,哈哈。

  心情不能说是不太好,甚至还可以说是有点好的长谷部顺着主离去的路线寻去,毫不意外地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审神者。

  

  没有、没有、没有。

  审神者翻箱倒柜,翻得累了,啪叽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柜子。

  唔唔唔、已经吃完了吗?

  审神者吧唧吧唧嘴巴,有些失落。

  肩头一沉,熟悉的温度与气息传来,她没被吓到,而是也顺势往后一靠,本来压在她肩头的人却反过来得分担着她的体重。

  “长,谷,部~”审神者对着手指,“能不能……那个……就是那个……能不能……?”

  “不好好说清楚的话,我可是会按照对我有利的那样解读的。”明明知道她意欲为何,仍然兜着圈子装作不知道,长谷部将鼻尖埋进她的肩背,只露出一双青紫色的眼从她看不到的地方注视着她。

  “唔!零、零食。”审神者咽了口吐沫,前天晚上才刚从恋人那里领来这周的配给,这刚一天多就都吃完了,希、希望长谷部的时间观念弱一点。

  “四十二个小时吗……”长谷部有点夸张地叹了一口气,“我说过那是这周的份了吧?”

  这人!都九百多岁了!至于精确到小时吗?!过得也太精致了吧!平时也没看出来这么热爱生活啊!

  “可是吃完了呀!”恼羞成怒的审神者扭动起身子来耍赖,“还想吃还想吃还想吃嗷嗷嗷嗷——!”

  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抽回转而环抱在她的腰间,连同那双挥来挥去的手也一起箍住了。

  “不——给——了。”

  

  这就是为什么长谷部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心情还不错的原因。

  他知道恋人的存粮差不多消耗殆尽,该是来找他撒娇打滚的时候了,这时候有什么不满尽管报复,恋人为了讨一口吃的都会乖乖全部接下的。

  

  被压制住双手的审神者像是一团肉球一样扭动着,长谷部也不做什么余的动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然后转过身面对自己,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充满期待,脸蛋像是她爱吃的糯米团子,让人想咬一口。

  “呐~长谷部最好了——”轻轻细细的声音像是小猫咪,她的双手也握拳置于下巴之前,露出讨好的笑容,“就再多吃一点没关系的。”

  “这个星期已经没有了。”长谷部松开她,摊手。

  审神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打发掉呢?拉着长谷部武装中的圣带就开始摇摇晃晃拉拉扯扯,头顶顶进长谷部的颈窝,嗷呜嗷呜地说着一些没意义的词语,权当是撒娇的伴奏。

  

  没有就是没有。

  长谷部再次给出这个回答,审神者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太对了。

  “……”谨慎的察言观色,审神者小心地开口,“长谷部该不会、是在为了把你换下队长的事情生气吧……”

  长谷部一时只是笑着不说话,审神者又开始拉着他的圣带扯着晃来晃去,念叨着什么疲劳值啦、飘樱花啦、百分之二十百分之四十之类的话。

  “诶诶,我完全理解您的决断,并且十分赞同。”长谷部恭敬得有些刻意,“这和那是两回事,我不再给您零食是为了您的身体健康着想。”

  没错,长谷部不会公私不分,他并不是那样的人。

  但是因为工作影响到了心情从而对待恋人严格,也是他无法控制的事情不是吗?两回事就是两回事,但是这不妨碍他假公济私。

  “我的身体很健康啊!你看我还能施展格斗技呢!”审神者扑上前去环住长谷部的脖颈一带,两个人就躺倒在了草席之上。“嘿嘿嘿……求求你了嘛~!”像是一直真的小猫咪取暖一般不住往他怀里蹭着,长谷部很吃她这一套,若是平时大概也就妥协了吧,很遗憾的是,今天可不打算仅此而已。

  见他仍然不动摇,审神者撅着嘴巴戳戳戳戳他的胸口:“房间我都找遍了,连你没洗的脏内裤都找到了,你到底藏哪里去了?”

  啪地一掌拍在他的肚子上,顺道自己坐了起来,长谷部被她拍的一抽,差点没忍住就笑出声。

  “啊!我知道了!”审神者的双手开始很不老实地在他身上摸来摸去,“那你是不是给藏身上了?”

  从衬衫摸到屁股,最后顺着腰封摸来摸去,长谷部这套衣服秃了吧唧一个兜都没有,难不成他也有什么四次元裙底可以藏?

  长谷部顺从地被按在地上摸来摸去,本来还以为她这是恋人之间的小情趣,没想到她开始抱着他的外衣下摆仔细检查,一副真的只是想要寻找零食的样子,长谷部有点生气,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摸到奇怪的地方主您可是要负责的。”

  审神者的脸唰得就红了,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确实摸了不少不可说的地方。不谨慎!她在心底这么骂着自己,羞着羞着却越是急了。

  “你是不是都不喜欢我了!以前我求一求你就会答应我的!”审神者将手指插入长谷部的腰封,不管不顾的一扯然后松手,又是啪地一声抽在了长谷部的腹部,他又是一颤,“你已经不是我爱的那个长谷部了哼!我要去找给我零食吃的长谷部!!!”

  这话自然是说着玩的,为了摆脱现在有点尴尬的困境,审神者站起身来就要往出走。

  长谷部机动小王子的外号不是白叫的,长腿一踢障子门就在审神者面前狠狠地合上了,差点撞到鼻子的审神者噘着嘴回身看他。

  

  “主想要这个吧?”

  像是真的有四次元口袋一样,长谷部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包零食冲她晃了晃。

  刚刚还沉浸在羞赧之中的少女见了口粮,直接失忆忘掉了刚才自己说了什么,狂吞了几口口水,一个箭步上前抱住长谷部的腰肢,又是晃来晃去。

  “想——要——”一副又乖又听话的表情抬头看着恋人,没想到长谷部就这么微笑着将手中的物品举高,审神者的嘴巴直接变成了へ字。

  “五毛钱的辣条和可爱的我哪个重要!?!”审神者噘着嘴巴不高兴。

  而长谷部十分诚恳地忍着笑容,“可爱的主的健康重要。”

  并不听他的鬼话,健康的审神者伸手够了够发现身高差距太大之后,抱紧了长谷部的躯干试图像爬树一般爬上去,奈何长谷部的服装一点着力点都没有,瘦弱的少女臂力确实不怎么样,还没开始爬呢就一屁股出溜到地上了。

  长谷部深呼吸了三次才忍住没笑出声来。

  少女扁嘴,重新站起身来,本来就很想吃,再加上恋人的戏弄激发起了她的反抗心,她决定不去求他,用各种办法也要自己拿到那包零食!

  抓着长谷部的肩膀蹦蹦跳跳,怎么够却都够不到那包被举起来的零食。

  跳着跳着,长谷部却觉得审神者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终于,随着再一次的跃起,一个吻轻轻落在了他的下巴上,随着她一次一次地跳着,软绵绵地问若有似无,间或落在了他的嘴角下颚,长谷部下意识地一点点弯腰,终于牢牢地印住了她的唇。

  同时,手指间一空,零食已经被抽走。

  长谷部无奈地轻笑了几声,再看审神者,得意得高举着那五毛钱的辣条转圈圈,撕开袋子像是要飞起来了,尝一口满眼都是幸福。

  说实话,能看到她这样的表情无论什么他都愿意去做。

  只不过,说真的,这种没营养又刺激性的食物吃太多了果然还是不太好,自己也是要节制呢,不能看到她开心就总是有求必应。长谷部检讨着自己。

  

  坐在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一口一口吃完,长谷部哪儿还记得什么不开心呀,只是感同身受地享受着这份幸福的心情。

  最后一口被吞下,审神者满足地捧着脸多扭了几下,也不顾刚吃完东西,油乎乎的嘴巴就往长谷部脸蛋上一贴,表达着对他的爱意。

  长谷部倒是看似很无情地干干脆脆用手套擦干净自己脸颊上的油渍,顺道将她嘴边的油腻全都抹掉,再顺道,像是检查擦没擦干净一般地将自己的唇堵了上去。这东西有这么好吃吗?他也想尝尝看。

  辛辣刺激过后的双唇红肿发烫,却比平时要更加柔软,平时吵闹又不听话的恋人只有在做这种亲密的事情时格外得乖,顺从地张开了口探出舌来让他品尝,滑腻有力的舌一挑一吸,审神者恍惚之中感觉好像零食的余味复现,舌尖又被辣的发麻,贪吃的她忍不住诱惑,主动吻得更深,牙齿轻轻刮在长谷部的唇畔,而他也自然不甘示弱,加倍奉还。

  

  嘛,味道还是不错的。


评论(1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