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这是未曾出口的话语(特典一)上

本来准备一边看李狗嗨一边写的,结果完全被吸引了www看完再写先发出来这些

※审神者X审神者之妻,也就是说算是原创BG

※妻奴注意

————————————————————

“看起来您今天心情不错。”为应衬长谷部的话,审神者啪地一声打开手中的折扇,笑眯眯地摇了摇:“你挺聪明的嘛,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初春的日子天还寒,那扇却总是不离审神者的手,长谷部思索了一会儿。“您爱吃的洋点心要到货了?”

“刚夸你聪明。”审神者长叹一声,“虽然有蛋糕吃也很开心,但是今天不一样的今天!今天是特殊的日子!”

今天,是夫人的生日。

审神者刚刚三十而立,却早已配了一位贤惠的妻子,美中不足的便是妻子体弱让他连多加疼爱都不敢,而他家中长辈又凶,只好由他做个坏人,每天每天在外游荡到很晚。

所有人都骂他负心汉就好,夫人已经太过衰弱,再承受不起一丁点恶意了。


但是,这也是有代价的。

审神者收回折扇,低下头想要掩饰嘴角翘起的弧度。

终于!终于能借过生日的名义和夫人好好甜蜜一晚了!

最近她的身体恢复的还不错,多少也能下地走动了,情况发展顺利的话或许还能……咳咳,审神者提醒自己,就算是真的有那种情况,也必须得温柔小心才行。


但是,果然。

审神者现在激动到快爆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如果不是有近侍在边上看着,他真的好想在地上滚来滚去来表达此刻的开心!

忍到快要内伤的审神者,此刻想要见她的冲动达到了顶峰,随便支开了长谷部,将还差不少的工作丢在一边,悄悄溜回了房。

努力平静了很久才敢打开房门,见到的却只是空荡荡的房间。

正如刚才所说,最近夫人身体好了许多,会到处走走也是自然。

然而审神者则不能说不失落。

人在远离自己熟悉的地方,也就是远离“家”的时候会感到焦虑,对于他来说,她大抵就是他的“家”吧。

门都来不及带上,审神者挠了挠额角,边快步寻找着边思索她能去的地方。

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猜对了,厨房,不过,也猜错了一些。

审神者将自己昏倒的妻子打横抱起,他的大脑接近空白,听到自己本能地喊出声音:“长谷部拿水来!快!还有把药研也找过来!”


她的病,并不是好了很多。


“我做了一个好梦。”这是她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梦见了年少时和先生一起书法。”

审神者正坐在她的榻边,沉默不语。

握在掌心的手渐渐回了力道,她望着天棚发呆,喃喃:“那可真是一个好梦啊。”

梦里他们都还年少,初生情愫,不知大人世界的势利,只有午前明朗却不刺眼的阳光,带着清香的风吹不散浓浓的墨气,以及那怕她着凉而特意铺在草地上的羽织。

“我不该让夫人一个人的。”握着她的手掌紧了紧,是啊,这个本丸里有这么多的人,让她身边时时刻刻有人陪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审神者此刻心中所想的只有“为什么自己当时没在她身边”这一件事而已。

看到瘫倚在墙边的她时,他真的,真的真的,差一点就以为自己要失去她了。

好可怕。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当时的感觉,只是觉得,好可怕。

“先生今天兴致很好吧。”女子挣扎着要坐起身,不想扫了他的兴“让您担心了。”

自从她昏倒后一直紧握不放的手终于颤抖了两下,缓缓抽离,继而压在了她的肩上。

“你休息吧,今晚有事,得出去。”

想要拥抱她,想要亲吻她,想要疼爱她。

但是,比起那些一切更加强烈地,想要珍惜她。


“您一定要出去吗?”

换上洁白狩衣,黄昏的日色衬得他的脸蛋更加英俊,他低下了头,理着袖口,只是低低应了一声。

“今天可是夫人的生日!”近侍像是比夫人还不满他这个决定,长谷部上前一步,有些无理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如果您无论如何都需要排解性欲的话,只要您一声令下……”

长谷部对自己的想法不是一日两日,他再迟钝也是能注意到,不过此时正处在郁闷之中的审神者哪儿有闲心管他,匆匆挥落了他的手掌转身离开。

“抱歉,我只对人类女子感兴趣。”

或者说,只对那位人类女子感兴趣。


审神者觉得,人在世上总是不会太舒坦。

再顺风顺水的人生,也是会遇到命里注定的克星,往往越顺当,就被吃的越死。

他大概就是被夫人吃得死死的吧,名门子弟、能力出众、相貌也不俗,婚约更是打娘胎里就订下了。他还记得自家娘亲抱着一个小丫头跟自己介绍这是自己未来老婆,他好奇地伸手去戳她的脸蛋,她软绵绵的小手反射般地握住了他的手指,还不是审神者的他就这么折在里面了。

当时太小,也没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就是觉得我老婆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啊好想疼她一辈子。

回想着记忆中的场景,审神者漫步在渐渐暗下来的街上,下意识地展开了手上的折扇,又想起了她说她梦到他们一起书法。

他比她不多不少,整大五岁,玩耍确实是玩不到一起去的,再加上她自小体弱不能到处疯跑,也不成体统,于是便由他教她写字,便由此也就平白落了个“先生”之名,也算彼此之间开玩笑一般的昵称了。

她每次叫他先生的时候,眼睛总是亮亮的,充满了崇拜,啊,总之就是一句话,超可爱的。

不过那时候他年纪稍微大些了,看着她单纯得完全不知晓恋为何物的样子还是比较苦恼的,年少时期也是青涩,为了让她多喜欢他几分干了许多现在想来十分难堪的事情,偷偷塞金平糖利诱什么的都是常事,趁她不在拼命练习书法和歌好等她来卖弄一番也都算是对自己有益的活动了,为了给她摘最好看的花把树杈子踩断了摔下来躺了半个月这种事都不算丢脸的,真正丢脸的那些……算了,真的太羞耻了他拒绝回忆。

想到难堪的过去审神者脸上有点红,折扇摇了两下,就又想起那天来了。

那时候他气她对谁都笑眯眯,管随便哪个谁都叫小哥哥,简而言之就是他吃醋了,不平衡了。

不行吗?!他是她的婚约者啊喂!!就闹别扭!就吃醋!这字怎么写得这样丑!重写!写到他满意之前不许去找隔壁那个玩!哎呀怎么这么笨,看来非得手把手腰把腰地教了呢!哼!

他醋还没来得及吃几天,生来克他的小姑娘就懂了,再见面时将一枚折扇轻轻塞进他的手里。

那乍一看是一把纯白的纸扇,只是在扇面的小小角落里写了一个恋字,那字力道欠佳,神韵也少了几分,勉强称得上是端正,自是比他不过,但是他却觉得这个字写得好啊!这个字长得可爱啊!

“昨晚练了几百遍,不知先生觉得是否合格?”女孩子低着头不敢看他,耳根红了个彻底。

他想说不合格,他想说丑死了,他想说以后他要每天监督她写这个字,他想说这个字她至少得练一辈子,但是他又怕她会错了心意,于是就只能是狂点头而已。

想着,审神者将折扇举起,对着街边的灯火又仔细瞧了瞧那枚小字。

嗯,还是超可爱。

下了结论,审神者将折扇仔细收好,发起愁来。

出来是出来了,该去哪儿呢?

面上的意思是要去花街没错的,但是若是去了不相熟的店铺,真的被当做客人进一步服务他也不乐意,去相熟的知道情况的店的话……呵呵,大概会被笑死吧。审神者此时只恨自己昨天把话说得太满太幸福,平日那帮丫头就愿意管自己叫好男人来嘲笑,这回被她们知道非得冠上个什么“被妻子扫地出门的绝世好男人”来广播一下才行。

一般来讲,戌时一过夫人大抵就睡下了,再晃半个时辰也不算难熬,只不过想到按照预想中自己本来应该是抱着夫人那软绵绵的身子聊聊天,调调笑——就算是发呆也好啊!然后再顺便做那么一点点不顾廉耻的事情……咳。总之相比之下现在实在是太凄惨了。


回到家时心情总算是不错,审神者满足地摸了摸口袋,然而发现房间还点着灯火的那刻,他皱起了眉头。

该不会?心中一阵急躁,他几乎是跑着去拉开了那扇障子门。

他的夫人正坐在被褥之上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欢迎回来,先生。”

“你在干什么?!”又急又气,声音也变得凶了起来,但是他顾不了那么多,下午那一幕飞快地闪过眼前,揽着她的肩膀就像将她放平躺好,他出去就是怕她顾虑自己不肯好好休息,这样一来,他出去晃来晃去又有什么意义。

可恶就可恶在于,她明明是知道自己的目的的,也就是说她是故意惹他生气的。或者换个说法,这是她在告诉他,她想和他在一起。

“下午睡得太多,已经不困了。”她撑着他手臂的力道,他也不敢太过用力,“先生,今天是我的生日。”

审神者被这句话弄得一愣,他当然知道,可是……

“……要吃蛋糕吗?”

憋了半天,没出息地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调整好被褥的位置好让她能靠着墙壁坐着,他拿来了早就准备好的草莓蛋糕。

“这么早就有草莓了啊?”她有些吃惊。

“我特地叫店家定的。”费了不少周章,但是如果她能喜欢就值得了。

被奶油包裹的蛋糕放在专用的碟子中,审神者用银制的小叉先把最顶上的草莓插了下来。

“啊。”他示意,随后将其送入了夫人的口中,夫人笑得十分好看。

“就这么高兴吗?”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审神者完全忘了不久之前自己还有多么气恼,也单纯的开心了起来。

她轻轻笑了几声:“我只是在想,把先生最喜欢的草莓吃掉了,先生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呢?”

我!!!喜欢你啊太太!!!

审神者有些难以言语,只能切下一大口蛋糕堵住自己的嘴巴嚼啊嚼的转移注意力。

“那么,”她说,“先生在外面玩得可好?”

“唔咳咳咳——!咳咳咳!!”审神者一口草莓蛋糕差点没噎死,嘴里还含着食物就慌张的狂摇头,“没有!!没有!我没在外面玩你听我解释!”

这也是审神者为什么每次都要等到夫人睡下才敢回家的原因之一,也是他觉得自己不中用的地方。

只要夫人问起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解释的。明明自己希望对方误解,但是又怕极了对方误解,伶俐的夫人自然知道自己的想法,之前也就一直没有再多问,但是这回显然她不打算放过他。

急于自证一样从袖袋中抖落出许多小零碎,随便捧了几样在移开视线的她面前:“生日礼物!我去给夫人买生日礼物了啊!”

然而她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把头更偏了偏。

“你看!多衬你啊!我第一眼看到就想买给你了!”审神者将散落在地上的小首饰拾起胡乱往她手里塞,希望其中的哪个得了她的心意能引起一点她的注意,说真的他现在心很慌啊,该不会是生气了吧?审神者觉得自己简直蠢,人家过生日自己不好好陪她,让她在家一个人傻等着,回来了自己还凶她,这要是真的生气了可怎么办啊!

陷入混乱之中的审神者听她突然之间憋不住笑声,才发觉自己被耍。

“……真是的,夫人心眼未免太坏。”故意被看出丑,比起生气他却更多觉得安心。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