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婶】里与表 · 真实的谎言(一)

※虐

※但是会给好结局的

※麻烦看清作者谢谢



压切长谷部很少见地,在工作中分了心。

噙满墨汁的笔尖在和纸上洇湿了一大片,他回过神来,却一时懒得动了,只是呆呆地继续望着那抹慢慢扩散的黑云,长谷部这才意识到自己皱紧了眉。

将大脑放空了不知多久,长谷部终于叹了一口气,将手边的纸揉成一团,再将桌面擦拭干净。

他反常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主人很反常,而他的主人反常的原因,绝对不会错,是因为那个吧。


最近几百年很盛行的情人节,她也为本丸的大家准备了巧克力,她还是一如既往得温柔体贴。

和往年的情人节有点不一样,今年长谷部收到的巧克力明显和大家的不同,明显精心包装过的盒子也比别人的大了一圈。

道谢收下后审神者并没有离开,而是一副明显有事情要说的样子站在他的面前不肯走。

看到这样一副情形,长谷部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就是这几百年间很流行的那个。

“那个、长谷部……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说……”

“……”长谷部沉默了几秒,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主,您该不会……是想说……喜欢我吧?”

“诶?!”正在紧张中的少女听到了某个关键词,满脸透红地抬起了头,随即抿了抿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又低下了头。

“……喜欢啊。”

“主?”

“长、长谷部是我最喜欢的近侍了!所以、要好好谢谢你平时对我的照顾!”

“啊啊,是那种喜欢吗?”长谷部意识到自己可能会错意了,有些尴尬。

“唔、!!!”少女的粉拳捏在身体两侧不断颤抖,咬着牙笑着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长谷部呢?哈哈哈,没想到长谷部是这么自恋的一个人呢,竟然会误会主人喜欢……上……近侍……什么的…………哈哈……”

看着她的表现实在反常,长谷部有些担忧,轻唤一声,伸手想要抚摸她的脸颊,却被她挥开了手。

“没有主人的允许部下是不可以随意碰触主人的吧?”她好像挑衅一样仰着头直视着他的双眼,但那略带凌厉的目光要不了几秒便又弱了下来。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她的声音有些哑,长谷部不自觉皱起了眉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

长谷部沉默着等待她的后续话语,但是她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于是他便只好直接回答。

“……我会感到困扰的。”

听到他的回答,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又似乎完全在准备之外,她一动不动依旧看着他,然后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太好了呢,只是如果而已。”


那之后怎么样了呢?长谷部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能记得他的主人似乎是从那开始之后就变得反常了起来。

手边的纸张再一次被墨迹洇湿,他索性拨出一点时间用来休息。

明明已经快要进入早春,但是此时却冷得逼人,不过吹吹冷风对状态调整也有帮助,他们不像人类有伤寒杂病,只是吹吹冷风而已,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长谷部以对他来说可以称为异常的慢速缓缓走到庭院,深深吸了一口气,冰凉的气体顺着鼻腔经过器官,最后镇了镇燥热的胸腔,他感觉好点了。

不知不觉,走到了假山石的旁边,因为夏日的这里总是有一片阴凉,所以他的主偶尔会躲在这里偷懒,就连每每去寻她的他也经常被她拉着一起休息。

对了,说起来,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他们还一同坐在那片阴影下吃过冰棒。


那时候可真是热啊,就算是自己也受不了,大衣早就被束之高阁,就连衬衫都挽起了袖口,特地带了把遮阳伞满本丸地找她,最后就是在这里找到的她。

她那时正兴高采烈地撕着冰棒的包装袋,被他一句阿鲁基吓得差点没把手里的食物掉在地上。

然后呢,他就被她强行拉去了她的身边坐下陪她一起吃奶油冰棒,那天虽然热,但是风不错,从侧面不急不徐地扑来,不远不近,刚好静下心能听到微弱的风铃声,身边围绕着被折断的青草汁液气息,世界被太阳照得炫目,却又无法伤害阴凉下的他们分毫。

奶油冰棒好甜,甜得稍微有点超过他的接受范围了,他还记得他把那把有着粉白色蕾丝的阳伞立在了假山石边缘,丝带的一角被阳光照得格外好看。

他还记得天气实在是太热,她的主吃得太慢,融化的奶油从手腕渐渐流向了手肘,于是她便伸出舌来拼命地舔着自己的皮肤,然后用微微带着哭腔的声音抱怨混进了汗的味道。

至于她为何吃得那么慢,好像是因为这是最后一对了吧?

这是在万屋买不到的零食,是主从自己家那边特意带过来的,非常非常钟爱的冰棒。

既然如此,那么请用您给我的这份吧。他记得当初自己是如此提议的。

那少女却像是被冒犯了,气得涨红了脸,“谁要吃长谷部舔过的东西呀!?”这样怒斥着他,顺带着迁怒手上剩下的冰棒,品味品味都来不及,吭哧吭哧嚼碎了吞了下去。

当然,审神者也为此而头疼了一阵子呢。


啊,这么说来,长谷部移步向厨房走去。

那时候吃的冰棒好像冰箱里还有,是不久之前她带来的。

‘冬天吃冰棍味道会更棒’……吗?长谷部忍不住轻轻笑了两声。

撕开包装纸,将冰棒从中央竖直一分为二,长谷部取走了一半,将另一半包好包装纸又放回了冰箱。

厨房与那假山石相隔不远,长谷部落座到熟悉的位置时,那枚冰棒还没被舔出些许痕迹。

……还是一样的甜得腻人呢。

他在心里感慨着。

但是,他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

长谷部盯着手中的冰棒,细细地想着,究竟是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他想了很久很久,想得很入神,就连天空中徐徐降下了白色雪花都没有注意到。

等到长谷部想出来的时候,他的周围,他的肩头,都已经积起了薄薄的一层雪。


原来如此,是主啊。


过了不知多长的时间,那枚冰棒依旧保持着几乎与被他取出时别无二致的样貌,他现在手上拿的似乎和记忆中她手上拿的冰棒是不同物品一般,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


没错,是主啊。

压切长谷部将冰棒含入口中,那零食终于如记忆中一样渐渐变得松软,香甜的味道扩散在唇齿之间。

和那时不同,主现在并不在他的身边。


他的主现在正在和压切长谷部约会呢。

而那把压切长谷部,并不是他。


评论(15)

热度(49)

  1. 流年春去渺朝花酱。 转载了此文字
    喔喔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