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婶】里与表 · 真实的谎言(三)

※啊❤好可爱~

※麻烦看清作者谢谢



“没关系吧?能站得起来吗?”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长谷部勉强撑出了一个笑容回应。

“是、劳您费心了……”

审神者看着他的样子依旧不能放心,执意叫二振目将他扶到了手入室的座位上,二振目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话想说,顿了几秒,终是退了出去。

虽然那边也有点担心,但是少女此时选择了优先心上人。

“怎么了?为什么会躺在院子里。”她用手指触碰他的脸颊,比刚刚有所缓解但是依旧凉得发痛,“……我去拿些热水来。”

如果冻僵了的话,首先得保证体内深处的温度才行,温热的糖水就是十分有效的对策之一。

朝着斜侧跨出了一步,贴在他脸颊上的手还没来得及抽走,指尖就被捉住了。

他的指尖凉得丝毫不输脸颊,少女几乎是下意识得握紧在手心暖着,略带担忧的倾头看了看他,长谷部仰着头看着她,一瞬间竟然有种他被她丢下的错觉。

“……”握着她的手渐渐撤下了力道,但仍然乖乖地呆在她的掌心汲取着温暖,他将视线移到了相握的双手上。“……”

超级不妙。

那个长谷部居然露出了这种宛如被舍弃的小狗一样的表情。

这可是那个雷厉风行的长谷部啊!!

审神者感觉一把箭矢正中了自己的红心,回过神来的时候惊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抱了上去,身子一僵,本能的想要撤开,却好死不死地及时感觉到了轻轻搭在她腰上的手臂。

那双手臂环得不紧,甚至说是搭在上面都有些虚晃,好像仅仅是稍微贴着而已,但是、但是、——!!!


从未与心上人有过这等接触的审神者别说脸了,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烫,一紧张手上收大了力度,紧紧地将他抱在了怀里。

冰凉的体温透过织物传来,这回反而像是审神者在借助着他的身体让自己的高热散去一般,脑内布满了雪花点,紧贴的胸腔震颤得很乱,她只能知道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很剧烈,无从得知对方是否也跟他一样心跳加速,还是一如往常那般近乎毫不在意。

她的手指开始渐渐冷却,她环着他的脊背将指尖贴在上面。

食指处的皮肤是触觉最为敏感的地方之一,她想要用手指感受他的心意,但是自己的心跳甚至顺着血液鼓动着指尖,她有些不甘心,稍微动了动想要离他的胸口更近一点。

就在此时,她被放开了。

“谢谢您,我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长谷部低着眸眨了眨眼,重新抬起时已经恢复了平时利落的面貌,“属下不小心,让主担心了,十分抱歉。”

不知道为什么,审神者突然有了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

“嗯,居然在庭院睡着了,真不像你。”

但是她还是笑了。

像是不知该如何回答她一般,长谷部也绽开了一个带着些许苦涩的笑容。

“……实在是抱歉。”


出了手入室与他道别,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了门,在坐垫上端端正正坐坐好,审神者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般地失声尖叫着。

对于暗恋期的小姑娘来讲这简直太刺激了!!!

审神者抱着膝盖团成一团从房间的这头滚到了房间的那头,试图平复内心汹涌紊乱的感情,她走来走去,她跑来跑去,她单脚跳,跳,她青蛙蹲,蹲,蹲。

当二振目打开她的房门时,审神者正站在矮几上转着圈圈。

“请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举动,主。”二振目一脸毫不掩饰的嫌弃,“明明在那家伙面前就又温柔又文静的。”

真是愚蠢,看来二振目还是不够理解少女心呀。审神者有些不屑一顾,轻轻垫了垫脚从桌面上跳了下来。

“呐呐听我说!刚才在手入室里我被长谷部抱住了呢!!”回想着刚刚的接触,她环住自己的肩膀笑嘻嘻地又转了一圈。“是不是对我有点心动了呢~?”

“啊,是吗,真是恭喜您了。”对她的反应感到无语,二振目将一张表格地给了她,“那家伙申请了近侍更换。”

“?!”少女连滚带爬地抢过了那张表格,上面确实以他的字迹清清楚楚地写着调度申请,啪地一巴掌就把那张薄薄的纸按在了桌面上,“我去找他!”

她知道长谷部一直都很重视近侍的职位,也是出于对心上人的偏心吧,本来应该随情况调度的近侍职位就近乎固定给了他,而他也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嘛,特指工作上啦。

“冷静!”裙角被二振目一脚踩住,审神者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摔个狗啃屎,他却仿佛没事发生一般皱着眉头教训,“大概会花很长时间,马上就吃饭了,等到吃完饭再去吧。”不然估计您也没心情吃饭了吧,他小声补充了一句。

听他的意思好像是知道什么,审神者惊吓到花容失色。

“该、该该该该该不会?!你把我跟你假装交往其实是为了测试怎样能讨他欢心这件事告诉他了吧?!”

二振目一顿,审神者露出了想要杀人的表情。这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心机婊的形象简直甩都甩不掉了。

“绝对没有。”他按住了她跃跃欲试的手,诚恳地直视着她的眼睛,“我绝对没有暴露任何主在测试他喜好想要讨他欢心的事情!”

有些奇怪,但是看着他的表情并不像说谎,她将信将疑:“那你为什么说没心情吃饭啊……?”

压切长谷部吞了口口水:“是直觉。”

这回可以确信他在说谎,不过,嘛,审神者懒得追究了,她现在正被一张破纸搞得心烦意乱。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