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位审神者的故事】

半夜从睡梦中惊醒,略带疼痛的不畅感让这次醒来显得与平常有些不同。

“发生什么事了吗……?”

平日里对我恭敬怜惜的他,会在午夜将我弄醒已经是极为少见,不仅如此完全没有控制的力道将我的肩膀按得疼痛。

或者,该说是完全控制不住的力道。

眨了眨眼睛,才略微清醒过来的神经被他吓了一跳。

“为、为什么要哭?!发生什么了?”

刚刚还在在意的疼痛此时就被忽略,我手忙脚乱地扶着他坐起,开始安抚着眼前的男人。

手指刚想替他抹去眼泪,就被他紧紧地抓在了手心里,我从未看过长谷部哭得这样放肆,甚至曾被我冷落的时候也没让我直接撞见过他的眼泪的人,现在只是不管不顾地抽泣着。

“梦到了主消失不见,把我一个人丢下的噩梦。”

从颤抖的唇齿之间拼凑出的话语,让我觉得又可爱又心酸。

身体微微前倾,将鼻尖轻轻地蹭着他哭红的鼻尖,我以我能够给予的最大力气回握着他的手掌。


“好了啦,不要哭了。”

“你瞧,我这不就好好地在这里吗?”


就先不告诉你好了。
终有一天,
我会从你的世界里消失。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位长谷部的故事】

我又梦到了,那个让我忍不住哭泣的梦。

平静的一眼望不到边的广阔湖面,以及那灰蓝色却漂浮着云彩的天空。

我哀恸地跪倒在浅薄的湖面上,嘴角情不自禁扬起虚假的微笑。


这个世界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是我摆脱不了的梦魇,我曾经无数次地在这个世界里与她分别,无数次被虚假的梦境刺穿心房,那痛苦是我所体会到的最痛最痛的感受。

啊啊,又梦到这个梦境了。

这真是太好了。


多么可笑啊。

曾经那么厌恶的这个噩梦,竟然成了现在我见到她的唯一希望。

梦境无限重复,我被她的虚影一次又一次地丢下。

这是多么地可笑,而又可悲啊。


但是,太好了。

能够再次见到你这件事。

真是,太好了。

评论(1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