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我】发病

“呐,长谷部,如果我有想知道的事情,你会告诉我吗?”
“只要是我所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么,要怎样才能给你最大的痛苦呢?”
“……诶?”
“因为,你瞧嘛,我爱着长谷部爱到快要坏掉了,拼死也没法入手你的爱情,好痛苦啊,只有我痛苦的话不会太不公平了吗?真想让你也尝尝这种痛苦啊~”
“…………主……”
“那么,对你来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呢?将你随便碎掉?或者转手送给陌生人?干脆什么都不说就再也不来本丸呢?或者平常一些在你面前和其他男人……。我在想什么,这种事情你你明明就不会在意的,唔、果然还是送给陌生”
“主!!”
“……那么大声干什么?”
“啊 不……很抱歉,我失礼了。您不是想知道最能让我痛苦的事情吗?请让我来告诉您吧。”
“什么啦。”
“将我碎掉的痛苦只有一瞬,将我转送他人我就会立刻将您忘掉去服侍新的主,根本无法达成您的目的。”
“唔……所以是再也不回来这个选项?”
“并非如此!……并非如此,我的主,如果您不给我命令的话,那么等待您回来就是我的使命,执行主命的时候我是无比幸福的。”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有的,主。请您将我一直地放置于身边,给予我命令,然后无论我怎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都请您责备我,这样的话,我就会陷入没能完成主命的痛苦之中……这样,才能给予我最长久的痛苦。”
“听起来有些可行性……”
“还请仁慈的您手下留情。”
“嗯,不过,果然不行啊。”
“……”
“因为无论长谷部完不完成任务,只要在我身边,我就会想要称赞你,奖赏你,宠爱你。这个惩罚对我来说也太过辛苦了,做不到啊。”
“主……”
“所以,得重新想才行呢……”
如果说痛苦的话,我已经承受了,不如说承受着呢。
被无聊透顶的忠诚心所束缚,看着您因自己而陷入苦恋,明明只要自己一句话就可以将最重要的您解脱,但是面对着您,我却怎么也无法将那句话轻易说出口。
明明想要守护您不被一切痛苦烦恼,自己却已经成为了您痛苦的根源。
即使如此,主。
即使如此,我也——
(想要和您在一起。)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