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ALL仮婶】百花皆语(1)

※认清作者注意避雷


※玛丽苏无聊日常向,较多压切婶向,乙女向,原创男性审神者注意!乙女向注意!


※淡圈太久刀剑男士们性格我都快忘记了……写之前会好好查百科资料,但是预计还是会有一定程度的OOC,请见谅,无法容忍的人请及时停止阅读。


※长坑慢更

——————————————————————

【雏菊】

 

 

这里是名为《刀剑乱舞》的游戏世界,由玩家扮演审神者负责对刀剑男士下达指示,攻破敌军——说是这么说,但是实际玩起来更像是集卡幻灯片游戏。

而我,原本是一名审神者(玩家),不知原由,现在作为一名普通刀剑来到了我朋友的麾下。

 

姑且先跟着大家适应一下环境吧。审神者——我现在叫他隐(かくれ)——下达了不功不过的指示。

 

本丸的情况,和我想象中有所不同。

 

如游戏中一样,存在着马当番、田当番以及手合当番三种内番,但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当番者并非独自完成任务,而是类似于队长,带领几乎全部刀剑共同参与完成任务。

说的也是,毕竟本丸后期会有几十上百人,只依靠几个人维持后勤的话不太现实。

 

完全状况外,胡思乱想着现实中广为流传的料理当番和寝当番是否真的会存在于这个世界,我被点名批评了。

 

“新来的,不要走神!认真观摩也是提高剑艺的方法之一呢!”加州清光高高提起木刀,朝着陆奥守吉行直刺过去。

“喂喂,这个样凶可不好。”嬉笑间躲避那直直刺来的木刀,陆奥守的眼神显现出与话语不同的坚定,却依旧被蹭到了脸颊,“毕竟那可是稀罕的女娃。”话音未落,未上膛的枪已经顺势抵在冲过来的加州额头上。

四周一片哦哦的声音,响起微弱的掌声,我也跟着鼓起掌来。

 

陆奥守和加州之间战力差距并不明显,会出现这样的实力对比,大概是等级压制吧。

 

见习之后便是两人一组的一对一切磋练习,我被分到与秋田藤四郎一组,刀剑男士们使用的都是与自己的本体刀相仿的木刀进行切磋,我……暂且依照自己的体型与外貌,选择了一把五十公分左右的木刀。

 

然而,我,什么都不会。

 

看着手里的刀无语了,怀抱着“姑且拿起来试试,说不定这具已成为付丧神的身体自己就会动起来”这样愚蠢而天真的想法,我胃部结结实实地被捅了一下。

“唔!”手中木刀应声而落,冲击力的作用下我捂着胃向后栽倒在草席上,虽然使用的是未开刃的木刀,不会造成什么实际伤害,但真的很疼……疼到眼泪都出来了。还好我没有吃饭,不然一定会被这一击逼得吐出些什么来的吧。

 

秋田显然是没预料到我会如此轻易地被刺中,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一时之间手足无措,还是一直站在旁边监督的加州最先上来查看情况。

 

面对大家的关切与吃惊,我缓了好一会儿才能说出话来,解开衬衫下缘的几枚扣子查看肚皮,只是红了一小片,按压会痛,隐隐有淤血的征兆,但所幸没有破皮。

“没关系吧,嗯……大概。”我将衬衫放下,冲着围过来的几人嘿嘿傻笑。“或许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还好吗?”坐在手合室墙根,因为我中招而失去陪练对象的秋田藤四郎陪在了我的身边,“对不起,没能控制好力气。”

秋田卷曲的粉色发丝如同棉花糖,那双湛蓝的双眼又像是冰激凌一般清新,隔着屏幕观看丝毫不抢眼的容颜近距离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真的有一种看到了天使的错觉。

天使居然在向我道歉!!!

“不!是我不好!!”我压抑着大声喊叫的冲动,简直无地自容,捂着眼睛不敢再看他,“是我太弱了!!……一定是,弱到出乎你的意料之外了。”

小天使被哽了一下,低下头沉默了。

这种时候沉默就是最大的温柔了呢,谢谢你,秋田。

 

“……有,攻击范围的优势的时候,其实可以以攻代守。”沉默了一小会儿后,秋田藤四郎小声地讲解,“就算是来不及发起攻击,若是对方直刺过来,也可以以单脚为轴转动身体,避开对方的攻击。”就像刚才陆奥守做的那样,他小声补充。

“是……这样嘛!谢谢你!”虽然无法说完全领悟了,但好歹是他的一片热心,我对他扬起笑脸。

秋田像是被我的笑脸鼓舞,稍稍卸下拘谨与我交谈起来:“你的身上并没有护具呢,这样可是很危险的,受伤很痛的,要准备好护具才行呢!”

想起他出阵时佩戴着的橙红色护腹,我点头赞同,不知道隐他是否打算让我出阵,若他有这个打算,没有护具确实是很严重的问题呢。

 

……不不不,等等,不可能会让我上战场的吧?!

 

说到底,我连是否与刀剑男士一样可通过手入恢复伤痛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否和他们一样有着碎刀保护,人类受到了致命伤之后可不是带着一个御守就能救回来的呀。

想到这一点,被捅到的胃又开始痛了起来。

 

 

雏菊:又名春菊,花语为天真、纯洁。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