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ALL仮婶】百花皆语(4)

※认清作者注意避雷

※玛丽苏无聊日常向,较多压切婶向,乙女向,原创男性审神者注意!乙女向注意!

※淡圈太久刀剑男士们性格我都快忘记了……写之前会好好查百科资料,但是预计还是会有一定程度的OOC,请见谅,无法容忍的人请及时停止阅读。

※长坑慢更

————————————————————

【苜蓿】

晚饭如我所想象的一般喧闹而开心,我的座位在打刀席,不知该说巧还是不巧,正好在压切长谷部的身边。

……如果安排座位的人是审神者的话,那就肯定不是巧合了。


虽然眼下的情况有些尴尬,但入席后心跳声大的甚至拿筷子的都在颤抖。

我透过垂下的鬓发看了一眼他的侧脸,只一眼就像是做梦一般浑身轻飘飘的。

不知是光晕效应还是刀剑们共通的特点,他的容颜比起我在屏幕上看到地更为标致英俊,游戏中被我评价为“不起眼”的压切长谷部,此刻我只能想到“男神”二字来形容。


我盯着看了一会儿,直到另一侧的加州清光问我:“你不吃吗?”

我才匆匆回了不,低下头开始吃饭。


长谷部他一直注视着隐,随着他的话语变换着表情,做为审神者看起来无比可爱的事情现在却让我热着的心脏慢慢冷却了下来。


席间过半,新来的刀剑被起着哄要求走上前去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叫岩融!曾在弁庆大人麾下!别看我体型巨大,我可喜欢跟小家伙们相处了!”岩融豪爽的笑了起来,冲着短刀席喊着有时间记得一起玩啊,得到了一片相应。

“哇噫——!岩融!”听到他的召唤,今剑从席间站起跑上前,轻轻一跃就攀上了他的肩头,“以后多多关照了呢!”


“我是太郎太刀。身形是非常人能使用的高大,因此以前是被供奉的刀。”稳重到有一点点木讷的太郎,和岩融站在一起所共同形成的威压感真的不可小觑,离得老远都能感受得到。


他们两人都做完了自我介绍,接下来很快就会轮到我了吧?

隐看出了我的暗自紧张,说着好戏压轴,将大俱利伽罗赶上了台。

“大俱利伽罗。”仅仅甩下这样一句话就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但场面不仅没有尴尬,反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有人说他和山姥切很像,坐在角落的山姥切把被单裹得更紧了些。


接下来出场的是五虎退与药研藤四郎,五只小老虎走哪儿跟哪儿,差点把五虎退绊一跟头,说话时都带上了哭腔:“我、我是五虎退……是献给兼信公的礼物。”

看到他被自家老虎绊到时,想起了之前自己饲养的小白狗,也经常跟着人走,把人绊得踉跄,紧张消退了些许,唇轻轻弯了起来。

“药研藤四郎,栗田口家的弟弟们拜托各位多照顾了。”

按着五虎退的脑瓜,药研带着他向着大家鞠了一躬,退场时不忘和五虎退一人拎了两只老虎走,防止再被绊到。

底下短刀席一片欢呼,粟田口家的兄弟们嬉笑起哄着。


终于到我了,我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隐像是为我撑腰一般也起身靠在了我身后的墙上。


“大、大家好……我、我叫……诗雾(しぎり),”话音未落,背后那位直接喷笑:“噗、哈哈哈,还真像!”

长谷部诗雾,某个游戏中与名刀压切长谷部结缘的女高中生,明明身为打刀却如同太刀一样需要占用四个格位,以丰满圆润的体型为标志。


如果不是有长谷部盯着,我就要揍你了。

回过头,以眼神传达,他咳了咳,板着脸直视着前方。


“……我的名字叫做诗雾,算是为了纪念亡夫。”

与前面热烈笑闹的反应不同,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安静无声,终于。

“还、还有呢?”乱藤四郎歪着头打破沉默,“感觉大家都没怎么听说过你呢~多告诉我们一些吧!”

“比如年龄什么的?”坐在他身边的药研接话。


“年龄的话,二……不、大约两百二十岁未满吧。”

游戏的背景设定是2205年,是现实世界中的190年后,虽然这个设定很容易就被忘掉,但我姑且记得。

“好年轻!你是这里最小的了吧?!”乱双手掩口惊叹。

“诶?我记得和泉守是一百”“现在是2205年,你可别光给自己加二百岁。”凉薄的提醒从身后传出,截断了我的话语,我赶紧闭口不语。

还好下面的人群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年龄上了,一下子就炸开了锅,没有注意到我的话。


“虽然九十九就可成付丧神,但是这么年轻能成为刀剑女士这孩子不简单啊!”

你们付丧神还论资排辈的吗?!

“原来如此,这么年轻的话从没听过就合理了,这几百年基本都躺在博物馆里呢。”

和平万岁!

“这么年轻?!那岂不是这里不管谁出手都算老牛吃嫩草吗!?”

等等这句话是谁说的,你想干嘛?!

“提问!!亡夫的意思是现在单身吗?!顺带一提我是替主人问的!”

“呃!!”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求救地望向长谷部,只见他泰然自若地举杯小酌,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好啦好啦,这孩子刚刚丧噗哈哈哈……咳,这孩子刚刚经历丧夫之痛,有点不在状态,你们不要逼她太紧。”隐看不下去,帮我解围的同时还要嘲笑我,虽然听起来很可笑,但我确实十分失落。

“啊,莫非下午也是……对不起。”秋田藤四郎听到了他的解释,自顾自地就对号入座,一脸歉疚地看着我。明明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次对不起与没关系,他还是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啊。


“啊,对了,她以后就是这间本丸的女主人了。”语出惊人的审神者笑得有几分威胁意味:“谁要是敢欺负她,刀解没商量。”

这宣言过于强权,有几位刀剑男士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但我认为,那份不满主要是冲我而来的。

我翻了个白眼,朋友担心我我看在眼里,但这未免太猪队友了,而且。

“刚才还丧夫丧夫一直说,你这么想死吗?”




苜蓿:俗称三叶草,花语:即使付出爱也不一定能得到回应。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