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ALL仮婶】百花皆语(6)

※渐渐找回状态了♪

※玛丽苏无聊日常向,压切婶向较多,乙女向,原创男性审神者注意!乙女向注意!

※淡圈太久刀剑男士们性格我都快忘记了……写之前会好好查百科资料,但是预计还是会有一定程度的OOC,请见谅,无法容忍的人请及时停止阅读。 

※长坑慢更

————————————————

【朱槿】


“早上好,诗雾小姐!主君让我来叫你起床!”

朝着透过晨光的障子门伸出手,左手无名指套着的银环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


梳洗整理完毕后,跟随秋田藤四郎一起前往大广间。

“主君真的是很喜欢诗雾小姐呢。”秋田看起来心情很好,步伐十分轻快。

“算是吧。”回想起昨晚,明明他已经准备走了,却因为我说自己不是人类而又是一顿臭骂,直到半夜才离去,但直到最后也坚持自己不是人类的自己也无法说他偏执就是了。

“可一定要让主君幸福啊,诗雾小姐!”秋田像是为我鼓劲一般握紧了拳头,对于此,我只能无言地笑笑。


来到大广间,意料之外的空荡荡,还站在那里的就只有乱藤四郎与压切长谷部而已了。

“那么,我的任务到此为止!接下来就交给了啦,乱!”

小跑步到兄弟身边,两人击掌交接,乱也已甜美活泼的笑脸回应:“交给我吧❤”


“大家都去出阵啦!主人要我们两个陪你去买新衣服哦!”乱挥手送走秋田,转而面向我:“当然报酬是我也有新衣服穿,诶嘿嘿,真高兴呐!”

“我只负责提东西。”背对着我的长谷部低头将白手套拉扯整理,“既然是主命,那就必须圆满完成。”


两人由内番服换上了外出服,但均为武装解除的状态,我自身而言更为熟悉身着紫色大衣的压切长谷部与身着黑色制服的乱藤四郎。

特别是压切长谷部,总有一种幻想照进现实的感觉。


一般来讲,没有审神者的陪同付丧神们是无法自行外出的,好在隐留下了通行凭证,让我们得以启动时间传送装置。

将棱石状的凭证卡进凹槽,直径约一米、嵌满了齿轮的时间传送装置宛如钟表内部一般滴答转动了起来,一片劲风吹出耀眼的光芒,我被光芒刺得闭上了眼睛。


再度睁开的时候,眼前已是一片繁华街景,我的肩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紫色的大衣。

“衣服皱皱巴巴的,不成体统。”感受到了我的视线也依旧直视前方,像是对着眼前的空气在训导:“既然以主的名义外出,那就不要丢主的脸。”

真严格呢,另一侧的乱笑道。

披在肩上衣服还残留着他的温度,散发着若有似无的香气,我低下头,扯进了外套,跟着他们的步伐脑海里却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什么?这是怎么个意思?

为了应对突发事件和衣而睡,导致衬衣睡皱了,这我清楚。

但是,诶?有必要做到这步吗?顾及审神者的脸面……?但是,审神者又不在身边,这看起不就像是在关心我吗?


他这是,打算接纳我了吗?

我转头望着长谷部。

还是说这只不过是我恋爱脑过度呢?



上到御守扩建券,下到糖果鲜花,万般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这里就是审神者们购物的天堂,万屋。

御守与扩建券需要使用甲州金购买,明明是很久以后移动版中才会实装的道具,但是此时在这里已经出现了呢。以局中人的身份来看甲州金的获取可谓是难如登天,不过还好,若这是我的本丸的话,个把月后必要的御守和基础扩建就应该能够齐备了。

到时候,就可以自己独占一个房间,把近侍之位还给长谷部了。


女子力颇高的乱一来到万屋就开始两眼放光地拉着我到处逛,长谷部反倒成了跟在后面的那个,看起来,他是真的只打算拎包了。


物欲较弱的我大多数时间也只是看着乱试穿各种各样轻飘飘的洋装,让我惊讶的是万屋不仅售卖日常用品,竟然还有刀剑乱舞周边专区……贩卖的还尽是一些现实中未曾出现过的小玩意儿。


趁着乱在试衣服,长谷部变身成衣架帮他拿衣服的时候,我瞧瞧摸到周边区去看了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不仅有各位刀剑男士专属官方应援品在卖,还有生写、广播剧、专访录影碟等等。

刀剑男士可不是这样被用来取乐的对象啊……这么想着,我颤抖的手伸向了其中一碟光盘。

《数羊特辑之压切长谷部篇~于难捱长夜为你献上忠心之吻~》

以及那下面压着的

《忠犬假面的剥落——压切长谷部危险情话X 36》

想要这个!!!!

各位!我超级无敌想要!!不管如何就是想要啊!!!


只是看着封面上的字就忍不住直喘粗气,手像是长在了上面一般翻来覆去就是离不开,不知道长谷部看到我要买的东西脸色如何,但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将它们收入囊中了。

心意已决,转身想去找长谷部要钱,却不小心撞到了人。


“小心!”她身后的人将她倾倒的身形接在了怀里,或许因为相较而言我更加高大壮的缘故,我只是踉跄了一下。

“对不起!你没事儿吧?”一怔后下意识地查看那位姑娘的状况,她一愣后也努力地从近侍怀里爬了出来:“没关系没关系!是我冲的太快了,啊,话说你也是和长谷部谈恋爱的审神者呢!”对方像是找到了同好一般,握住我的手疯狂摇晃,她身后的压切长谷部露出了宠溺无奈的笑容。


天啊,我在做梦吗,我梦想中的压切婶就在眼前啊。


“你在做什么?不要乱跑。”同样的声音也在我身后出现,我回头,他刚好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可能是我沉浸在兴奋中,不知不觉间逛得太久了,长谷部发现我不见踪影找过来了吧。


对面的审神者开始嗷嗷叫起来,拉着她的近侍跳来跳去,小声和他喊着‘男朋友衬衫’、‘霸道总裁型’什么的,听得我身后那位满脸问号。

“不好意思,我这边先走一步。”稍稍鞠躬告辞,我带着长谷部远离,害怕对方说出什么更进一步的话来惹他不高兴。

……暂时,就这么一次,偶尔罢了。

被误会成是长谷部的恋人,还挺开心的呢。


“……干什么一脸傻笑。”长谷部跟在我身边,有些不满,“找到喜欢的东西了?”

“请给我钱。”借坡下驴,我恬不知耻地向他摊开了手心。

长谷部没多说些什么,直接掏出钱袋,将那一袋小判放入我的掌心。

不过,在结账柜台看到我手中物品的长谷部,张了张嘴又闭上,然后再张开,依旧说不出话来。

“……”他暗暗叹气,将脸转去一边,“算了,随你喜欢就好,随你喜欢就好。”



“呐呐小诗雾,你说这件粉色的好,还是这件蓝色的好呢?”

“蓝色的好,更衬你的头发~”

抱着刚买回来的战利品回到女装部,我心情超棒地为乱提出建议。

“不要弄混主次,这次出来是给她买衣服的。”长谷部一脸严肃地泼着冷水,后面还嘟嘟囔囔地强调着主的命令什么的。

“嘁,真没劲!”乱把粉色的洋装放回货架,“小诗雾真好呢,主交代说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呢!”

嗯……我觉得这也是因为他清楚我并不热衷于消费,才这么说的吧。

虽然并不热衷消费,但是还是购买了非必要的东西。

我抱紧了怀里的光碟,小声念叨着这不能怪我这不能怪我。


如长谷部所说,我需要快点购买换洗的衣服才行,考虑到没有出阵需求,我把目光投向了日常便装。

“这件樱桃图样的连衣裙怎么样?”乱挽住了我的手,拉我到那件衣服旁,樱桃图案的吊带连衣裙,长度大约到大腿中央,若是居家还算可以,但若是考虑到做家务的话,就稍稍有些不便了。

难得是乱为我挑的,我弯起嘴角点头:“嗯,那就这件。”

为了弥补实用性,还顺手拿了一条短裤,虽然正常穿着时短裤完全看不到,但若是干起活来有这条短裤可就方便多了。


刚想说拿着这两件衣服就走吧,不小心又瞥到一件黑色的连衣裙。

长及膝盖的文静款式,有着蓝红黄三色的华丽花朵自底端向上渐渐消失,到腰际向上则是纯净的黑色,鬼使神差地就将那件衣服拿了起来。

“和你的气质很配呢!”乱拍手,“难得你可以想买多少买多少,看上了就一起买回家吧!”

长谷部难得也赞同:“既然任务就是出来买衣服,多买一两件也没什么关系。”


买衣服的任务圆满结束,但我还有想要购买的东西。

“买一些食材回去吧。”我和乱手挽着手,招呼提着好几个袋子的长谷部跟上,“今天中午……最迟今晚吧,就有口福的了。”

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今天来到本丸的。

一想到传说中的美味饭菜,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主是这么说的。”

从语气能听出长谷部的不满,毕竟在他看来我是在浪费审神者辛苦攒下的金钱,但这些其实都是必要的。


米面油这种最基本的生活物资上头会直接配给到本丸,我努力回忆思考着本丸之中缺少的必备调味品,以及一些难以通过田当番得到的食材,尽量将它们收集齐备。

以这样的目标行动,等回过神时,长谷部的双手已经满满当当了。

“不好意思,拿得了吗?”

“这可是主命,别小看我!”长谷部说到主命时,声音有着微不可查的上扬,我听了忍不住弯起嘴角。


接下来只要再通过时间传送装置回去本丸就可以了。

回去的途中,突然之间遇到了人潮。

“跟紧哦。”乱拉住了我的手,而我则是下意识地回头,扯住了长谷部的衣袖。

转回头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希望颤抖的手指在拥挤的人流中不要显得那么突兀,想要放开,却也希望能够一直这样扯着他的衣袖下去。


即使知道他不再是我的长谷部了,但是这份维持了近十年的感情,还是会擅自映射到他的身上。



朱槿:古称扶桑,花语为纤细、体贴之美。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