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我】发糖5

“长谷部。”
“请问有何吩咐?”
“陪我玩?”
“若主命如此,您想玩什么呢?”
“玩什么都行,能使劲儿欺负你的”
“……墙角害怕。”
“呐长谷部,身体怪怪的,肚子酸。”
“……看来是又快到月度一次的无条件被您给欺负死的时候了。”
“这回想被怎么欺负?说说看?”
“如果是不那么屈辱的欺负就太好了。”
“长谷部觉得被我把玩是屈辱的事情?!”
“别急着生气……唉,反正无论说什么都会生气。”
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我能做的只有……
草草扯下手套,左手托住你的后腰替你撑住些许重量,右手轻轻压在比起平时微微有些隆起的小腹。
你一脸不开心,但迎合着我仰起了头,那双唇柔软有些干。
“………………趁着生理期还没来?”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