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我】发糖6

“唔~~你也来一杯♡”
“我已经醉了,主。”
“骗人骗人~!长谷部大坏蛋,不跟你玩儿了……呀~皮卡丘♡”
“……”
“——放轻松!长谷部君!主她喝多了,别在意呀!……好了,主,乖乖回去睡觉好不好~?”
“不~好~♡”
“她没喝多。”
“没~喝~多~♡”
“……长谷部君,不是主说自己没喝多就没喝多的,主都这个样子了。”
“没喝多,装的。”
“装的?!”
“…………皮卡丘。”
“怎 怎么了?主?”
“亲亲——!!!”
“等!!主!!长谷部君别光看着呀!你也不想的吧?!”
“哈哈哈,真可笑,怎么了烛台切,你就让她亲啊。”
“快看呀主,你快看,长谷部君生气了啊!会被打屁股的吧?!乖乖放开我吧!”
“呜,皮卡丘讨厌我吗……?”
“讨厌。”
“没问笨蛋长谷部!!!”
“哼。”
“……不讨厌是不讨厌啦?”
“那我当皮卡丘的新娘子好不好~?”
“啊啊啊啊主!!这个玩笑不能乱开!!会被压切的!!!”
“——!!你去啊!去给烛台切当新娘子呀!”
“长谷部君冷静!!!!她是主!是你的阿路基啊!!不能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她了?!”
“因为长谷部君一脸想杀人的表情啊……”
“想杀的人是你。”
“……当我什么都没说。”
“呜诶——哭唧唧,长谷部打我,皮卡丘,长谷部他打我,DV男!”
“不,他想打的人是我……唉。”
“如果您还不从烛台切身上下来的话,不用说装醉,就算是装死我一会儿也会狠狠地打您的屁股的。”
“我已经死了——”
“哦!直接把死人扛走就可以了吧?烛台切。”
“请随意吧长谷部君。”
“住手!谁允许你扛我了?!死人也是有尊严的!!”
“死人是不会扒着柱子不放手的,主,若是会弄伤您我也不乐意,请您放弃抵抗吧。”
“皮,皮卡丘!!我可是你的新娘子啊!!被抢婚也没关系吗!!??”
“我可没承认,您这是逼婚啊主。”
酒精特有的香气再加上你汗液的气味,本来该是让人神迷的味道,可是其中却混杂了一股不属于你的男士香水味道,让人作呕。
“装死也是没有用的,我说过了吧?”
有些粗暴地拉着你的手腕迫使你站起。
“……”
你撅着嘴巴不发一言。
“……真的醉了?”
换来的只是你的一声冷笑。
“……下回装醉,往我怀里扑不行吗?”
还没怎么体验过呢,被你这么主动地投怀送抱,说实话,很嫉妒。
“就算往长谷部怀里扑,长谷部也不会开心的吧?”
“至少比扑烛台切让我开心。”
“那换个人。明石——!!明石!!喂国行!!”
“快住嘴吧您,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人选了。”
“……”
“‘长谷部’。”
“……”
“叫‘长谷部’。”
“长谷部……”
“是,若您有任何需要,请呼唤这个名字。”
“长谷部大笨蛋。”
“……是,大笨蛋要履行诺言打您的屁股了。”
将你的身体推着转了半圈面对墙壁,坚硬发烫的东西贴在你的臀间。
“不是人!!!”
“确实不是呢,在下是刀。”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