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我】

(自己也不知道是病还是糖)
“您自己一个人睡觉都不会害怕吗。”
“我又不怕黑……”
“会不会冷,我可以帮忙暖一下。”
“热得都快开空调了……”
“那开空调吧,开到十八度,然后我帮忙暖一下。”
“……龟甲贞
“提他,您是准备做什么?”
“……只不过是觉得他说的确实有道理而已。”
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的话,确实如此。
我愿将所有之物包括己身双手奉上,他也愿;我对你有近乎无穷尽的耐心与宽容,他也有;我肯被你使役差遣……他更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似乎对于你来说我并没有什么是不能被他取代的特质。
正因为清楚这点,所以更为不安——必须得快点想出自己无法被取代之处才行。
机动很高?这确实是优点,但在恋爱中似乎不是筹码。
信仰?呃,感觉像是和前任藕断丝连的男人一样,说不定反而会被扣分。
技术……他虽然刚刚诞生还是个未经验者,但是也不能轻易下定论——毕竟是龟甲啊。
“我所渴求的东西是什么?这段时间从你身上获得的东西又是什么?”
“……您想不出来吗?”
“我是不是太笨了?嘿嘿……”
看着你苦笑的脸,我也跟着苦笑了起来。
我知道的哦,你所渴求的东西,以及你从我身上获取的东西。
“我劝您想开点,找不到答案的话,就边如以前一样过日子边思考如何?”
“噗,真不像长谷部的作风呢~”
“为了获得上床睡觉的资格适当违背行事准则也是可以的,我的主。”
“让我再自己好好想想吧,给我点时间……好好想想……”
“不用再多想了,就这样吧。”
有些蛮横地扯过你的手臂,压在了被褥上。
“我已经等不下去了,真的讨厌的话就揍我吧。”
你皱眉微笑。
“手都被你按住了还怎么揍你?”
“真想揍我的话言灵一句话就够了。”
我俯下身子轻轻吻了你的眼角。
“按住了手,才方便您假装挣扎呀。”
手腕中一直紧绷的肌肉,渐渐放松下来了,你的眉头终于渐渐舒展,放弃了最后的抵抗。
温暖,不管感触过几次都不想放手的柔软,拥抱着整个世界般的安全感。
切实经历过不安之后,才会对短暂的安乐感到焦虑。

你所渴求的是被人所珍视被人所爱。
而你从我身上得到的是,被我珍视被我所爱的错觉。

我不知道你将于何时发现,我也不知道你发现此事时会有什么反应,我知道的只有当你真的被人珍视被人所爱之时我会被你抛弃这一件事而已。

而我能做的只是哄着诱着,将那个时刻尽量推延而已。

所以,我的主啊。
——来做一场闭幕时间未定的梦境吧。

“长谷部?”
许久没有动作招惹了你的疑问,我从你的颈窝抬起头颅,我看着模糊一片的视野中的你笑了。
“呐,我的主。”
——这是不是就是您所谓的‘爱’呢?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