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这是未曾出口的话语(特典一)下

※审神者X审神者之妻,也就是说算是原创BG

※妻奴注意

————————————————————————

“毕竟是英俊潇洒的审神者大人呀,事业有成青年才俊……我会担心也是必然的吧?先生。”

重重哀叹一声,夫人捂着胸口摆出痛心的模样,但是口气却带着揶揄。

“您又来了,我的夫人啊。”审神者也是无奈,在外面被小丫头嘲笑,回了家还被妻子嘲笑,不可谓不委屈。

就算再怎么青年才俊,面对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也难潇洒得起来啊。

倾身抱住那单薄的身子,审神者将鼻尖蹭进她的发间,“再怎么潇洒也没啥用啊——”

“怎么没用。”瘦弱的手臂环过他的脊背,她揉了揉他有些散乱的发,“我最喜欢这样的先生了。”

“再说一次。”察觉到怀中的身躯的颤抖,她将脸颊埋进他的胸膛。

“我最喜欢先生了哦。”无论多少次,她都愿意重复。

“……再说一次。”

“最喜欢,世界第一喜欢。”

“再说一次。”

威风凛凛,优秀能干,但是在她面前偶尔却会做出小孩子一样的举动,这就是她深爱的丈夫。

不知何时起就认定要追随丈夫的她,这次却没有如他所愿好好休息,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

“我,不想死啊。”

那是人之将死的预感。

像是被他传染一般,怀抱中的脆弱身躯也颤抖了起来,仿佛竭尽全力一般紧紧攀着他,这是他世界上唯一想要守护却守护不好的宝物。

这一点,对于她来说也是一样的。

“我想陪在先生的身边的、……不想把、先生交给其他人……呜!”

明明曾经暗自发誓过的,不会让她伤心不会让她哭泣,但是此时在病痛的面前,使役神的他也无可奈何,甚至连停止自己的眼泪都做不到。

“想孕育先生的血脉的,想和先生一起成为父亲母亲的——”

不想离开他,不想把他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不想让他伤心,不想让他感受孤独。

明明,是这么想的。

骨节分明的温暖手掌托住她的后脑,带着浓浓泣音的男声从脑后响起。

“啊,我也是。”

明明他哭得更像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孩子,但是仅仅一个动作、一句话,就能让站立于峭壁之缘的她安定下来。

审神者深深吸了一口气,直起身子捧住了她的脸颊。

“来当吧,父亲和母亲。”


明明是两个人都知道不可能的期许,但是在那一夜,就只在那一夜,两个人都真心实意地那么相信了。

眼泪掺着汗水的味道有些苦涩,但掌心的温暖抵过了那场春雪,而至于春雪过后那场盛大的樱之雨,此时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我今天……想起了我们年轻的时候。”他轻轻亲吻了下她的额头,她的体温突然有些低,于是他将被褥裹得更紧一些。

稍有困意的女子听了他的话,来了些许精神,“因为我说我梦到过去了?”

“是啊……”他捏了捏妻子笑意盈盈的脸蛋,“多亏了夫人的福,我可是想起了很多丢脸的事情。”

“是那次你去找隔壁小哥哥打架,结果对方还没动手自己先摔裂了尾骨足足躺了两个月的事?”

“不许叫那家伙小哥哥。”他有些气闷,捏她脸颊的手力道重了几分,以示惩罚,随即有些失落的长长叹息:“那可是我想从你记忆里消除的事件排名第二位啊……”

一句话就被勾起了好奇心,她不顾被捏痛的脸蛋追问:“那第一名是什么?”

“能不能不要对我丢脸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啊……”审神者无奈,“怎么感觉,在夫人面前我总是出丑呢?”

那是因为您在意我的看法啊。她这么想,却没有说出口。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沉重,但还是努力地移动着手臂,慢慢地圈住了他的脊背。

“是吗?可是我却是觉得,能喜欢上先生实在是太好了。”

“啊啊,我也是。”回抱的力度安稳且熟悉,她感受着贴在脸颊的心跳,“喜欢上的人是你实在是太好了。”

因为与他在一起她的病才会恶化,而因为与她在一起他才无法完成家族的寄望,就算是让他们自己来说,他们也十分清楚,其实分开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对的选择。

但是“对的”有的时候不一定是“希望的”,知道会被对方伤害、知道会伤害对方,即使如此也还依旧有勇气留在对方身边。

最关键的是,他们相信对方也不会放弃。

不般配、不被世人和上天所祝福,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是最好的恋情。


“你知道吗?拥有强大灵力的人和普通的人不一样,即使转世记忆也可以通过部分灵力来保持。”

温暖的气流轻轻掠过耳边,带起一阵舒服的酥痒,她终于被倦意拉扯着下坠。

“即使下辈子夫人什么都忘记了也没关系,还有我,我一定会去找到你,然后把我们的事情一件一件地仔细说给你听。”

“就算夫人打我揍我,我也不会放弃,会追着夫人做一辈子的跟屁虫。”

环着脊背的手指被捉住亲吻,她触到温暖柔软的唇边有湿润的痕迹。

“所以至少、所以至少下辈子……别再把我一个人留下了。”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手脚冰凉得彻底,胸口却无比温暖。

意识陷入睡梦中的前一秒,她听到自己轻轻地说。

“是,先生。你不用急,我会慢慢走。”



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晴朗无云的湛蓝天空。

“不再多睡一会儿吗?前辈。”坐在自己身旁的是前世比自己大五岁的丈夫,藤井辉,现在是和自己同龄却小自己一学年的学弟。

小春看了看他膝盖上的厚重书册,沉沉叹了一口气,“再睡的话明年怕是就要管勤奋好学的学弟叫学长了。”

明明才高一,却比高三的学长们还要紧张,这也难怪,因为辉是将一流医科大学作为目标的。

不久之前接受了风险极高的手术,从长期住院到现在只需定期吃药就能过上和正常人基本无异的生活,对持有前世记忆的辉来说一定很震惊吧。

毕竟,当年逼死她的病在现在也是有多种对策了。不知道他的心理有没有一些感慨呢。

努力研读、考上一流医科大学、成为医疗领域研究员、减少疾病致死率,他准备将所有人生都倾入其中。

然后,在下一次转世,就可以和她在一起呆更长的时间了。

“啊!好慢啊前辈!”排队去为他们买午饭的翼气喘吁吁地抱着一袋子菠萝包赶来,这是作为早上他把小春便当摔了的赔礼,还顺带被辉蹭了一份。

解释着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的他,被辉不咸不淡的一句:“你不在的时候前辈被我调戏了怎么办”噎得说不出话。

这两个人即使现在同样生为人,以相对等的地位相处,也还是留着以前的影子,无论干什么,翼总是要被辉压着欺负一下——嘛,也可以说是报复吧。

就比如此时,翼只能鼓着包子脸使劲地抱着小春的屁股往自己这边拖,不声不响一个人试图让他们之间的距离远一些。

“真是无聊,我要回去背书啦,两位请自便吧。”辉最后抢了翼一枚菠萝包,抱着那本比砖头还厚的书走了。


“真的被调戏了吗?”翼从后面环抱住小春的肩膀,有些赌气地问。

“刚刚睡着了。”她只是低头吃自己手里的面包,不经意间将体重靠在他的身上“或许是被调戏了吧。”

看着恋人有些炸毛,她忍不住轻笑,以后恋人的日子可能真的要谨慎了。


梦醒之前,略显冰冷的指尖蹭过掌心,那感觉非常熟悉,速度适中,力道的掌握也出类拔萃,与她的不同,没有笔墨也能知道那是一枚好字。

那是她前世曾效仿描摹百遍,倾慕不已的那枚“恋”字。


前世,真是爱惨了。

两方都。



——————————————————————

关于剧情没写出来的几点设定

1、审神者之所以当上审神者,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先生家人要求休妻,因此他才带着夫人离开了家

2、先生家人对夫人做了很过分的事情,间接导致了夫人的病情加重,先生认为这是他的过错,所以对于“保护夫人”偏执

3、也是因为这个事件,先生几乎彻底和家族决裂,对夫人说出了“那种东西根本不配叫家族”,夫人多少有些自责,所以才会对“家族”感到执着

4、没错,对家族执着的是夫人而不是先生,长谷部误解了,长谷部回想中去世片段的台词中也可以看出这一点。

5、病弱到需要住院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学园祭呢?

“即使下辈子夫人什么都忘记了也没关系,还有我,我一定会去找到你,然后把我们的事情一件一件地仔细说给你听。”

6、其实两个人上一世是有关于下辈子的模糊约定的,但是小春当时没能完全想起来,辉是不可能忘记的,但是正如小春说的一样,她已经喜欢上长谷部了,喜欢上了便不会迷茫,就算辉说出来她也不会改变心意,只是徒增歉疚,所以辉就没提。

7、一般来讲,有些人是为了心爱的人(的处境、的未来etc)愿意付出一切,可以将自己的爱情无视甚至将心爱的人对自己的爱情无视(说的就是你朝花部!)而这次描绘的两个人几乎可以说完全相反,这两个人是为了能让喜欢的人高兴愿意付出一切的类型,什么未来什么生活的痛苦什么别人的看法,重要是很重要可是决定行为的还是恋人高不高兴!……不过危及生命的时候除外,妻奴先生都敢吼夫人了(夫人委屈脸)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