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ALL仮婶】百花皆语(7)

※打字打到腱鞘炎复发,我要悠着点

※玛丽苏无聊日常向,压切婶向较多,乙女向,原创男性审神者注意!乙女向注意!

※淡圈太久刀剑男士们性格我都快忘记了……写之前会好好查百科资料,但是预计还是会有一定程度的OOC,请见谅,无法容忍的人请及时停止阅读。 

※长坑慢更

——————————————

【望日莲】


“那是你养的猫吗?”

我看着蹲在庭院角落的大俱利伽罗,轻手轻脚地凑了过去。

 

大俱利伽罗喜欢猫咪,我还以为只不过是审神者之间的二设而已,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巧的是,我不仅喜欢猫咪。

 

那只三花猫正嗅着大俱利指尖的小鱼干,看到我过来,伸着的脖子立刻缩了回去,我也就停下脚步看着她,轻轻眨眼。

她盯了我一会儿发现没有动静,就又嗅着大俱利伽罗指尖的美食,我趁这个机会蹲下看着她。

 

三花叼走那枚小鱼干,觊觎着大俱利另一只手里的美食没有转身就跑,蹲在原地狼吞虎咽起来。

 

等她吃到满足舔爪子的时候,我冲她伸出手。

“喵~”

“喵”

“喵❤”

“喵”

“喵——❤”

“喵”

“你们在说什么?”大俱利伽罗满头黑线地转头看我们一来一回,我蹲着朝他身边挪过去,这回猫咪并没有受到惊吓。

“嘿嘿嘿,我会说猫语。”我冲三花伸出手,她嗅了嗅我的指尖后用脑袋蹭了上来,我也顺势挠她的颈侧,“开玩笑的啦~”

这只猫咪,有人喂饭有人伺候,美死了。

 

大俱利伽罗把视线重新落回猫咪的身上,有些懊恼,也学我的样子冲着猫咪伸出了手,但眯着眼享受瘙痒的猫咪并未对他的示好做出反应。

我停下手摸了几下她的头,她舔了舔嘴巴,我就捏住她的后颈将她抱入怀中,她微微挣扎,但知道我并无恶意,再加上我开始为她挠尾跟,猫咪又乖乖的了。

 

大俱利抿紧了唇看着我怀里的猫咪,我倾身凑近他的怀抱,他也终于会意接过猫咪:“挠挠尾巴根她会开心哦,但是不要拉尾巴。”

大俱利伽罗沉默地照我的话去做,猫咪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防备心这么重,吃过不少苦吧。”

我顺着猫咪的头毛,也不知道自己在和大俱利说话还是在和猫咪说话。

“……我本来以为她防备心很重。”

大俱利依旧面无表情,但从声音可以听出他稍显郁闷。

我忍不住笑弯了嘴角,这只猫的防备心确实很重,并非针对大俱利而已。

 

我不仅喜欢猫咪,还被猫咪们喜欢着。

出门经常被小动物尾随,见到流浪猫被蹭上气味也是经常,甚至被偶遇的猫咪舔舐,还被朋友吐槽过“你那不是猫,是狗吧”。也许我生来不讲究干净,从小就爱和陌生猫狗一起玩,所以获得了能博得这些小动物好感的气场也说不定。

来到了这边后,就连五虎退的小老虎们也爱往我身边凑,emmmm其实还是有点怕的。

 

猫咪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眯起了眼睛,看起来就像是想睡了。

“吃饱了就睡,你是猪吗?”

吐槽之后,发现大俱利嘴角带了若有似无的笑意。

 

和他一起撸猫很开心,所以我也能预见到他的心情应该不会很差,但没想到能看到大俱利伽罗的笑容!毕竟大俱利是个有点别扭的好孩子呀!

“烛台切一会儿就要来了,”我被他的笑容鼓舞,开始和他套起近乎:“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迎接他好不好哇~”

大俱利低下头盯着怀中猫,并没有回答。

 

不知怎么他好像变得有些不高兴了,还是说回猫的话题保险一些。碰了壁的我尴尬地转移话题:“她的名字叫什么啊?”

我问得大俱利一头雾水,抬起了头皱着眉问我:“你问问她?”

我又不是真的会猫语!

看他这个反应,估计是没有给她起名字吧。刚才急忙提出话题,现在一想我才发现,我也没给猫起过名字。

或许是从小万猫丛中过的原因吧,包括我家的猫,我遇到的所有猫我都管他们叫咪咪。

“要不就叫咪咪吧。”大俱利显然是没想到竟然从我口中说出如此直男的台词,沉默地看了我好久。

 

“小斑。”

就在我笑容就快僵掉的时候,大俱利伽罗吐出了这个名字。

刚……刚才是在想名字吗?松了一口气,我用食指轻轻顺着她的毛。

“真好呢,小斑,以后要记得饿了来这里吃饭哦~大俱利伽罗的房间就在这边,你蹲在门口喵喵喵他就会出来啦~”

“有时会不在。”

“不在的时候就喵大声一点~我就过来啦~!”

“……”

 

大俱利伽罗,好像叹了口气。

我是不是让他操心了呢?

不过,大俱利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是一个好人啊,不好亲近,但如果强行黏过去也不会被甩开,实际上是很温柔的人,感觉像是高中时代班上不显眼的男同学一样,让人很安心。

 

我抱住膝盖,侧头看他顺着小斑的背毛。

如果能和他好好相处就好了,不,是要和他好好相处。

 

 

 

望日莲:向日葵的别称,花语为沉默的爱。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