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我】发病(5)

“呐,长谷部,你知道所谓‘注定离别的恋爱’是指怎么一回事吗?”
“……我的寿命比您要长的事情。”
“不是哦。”
“……那就是,我必须迎接下一位主人的事情。”
“呼呼,也不是~………………是指我会爱上别的人的事情。”
“爱上别的人……?”
“因为长谷部从显现以来一直被我爱着,所以无法想象吧。说是长情,但是也不可能真的爱你一辈子呀。”
“那么,主会爱我多久呢?五十年?”
“……”
“五十年对人类来说确实有些长……那么,二十五年能不能有呢?”
“……”
“十年总得有了吧?十年很快的,一转眼就过去了。”
“……”
“我、我知道了,那就和您的‘前夫’一样,七年总可以了吧?您以前做到过的,还是说……我哪里比不上他呢?”
“……”
“…………主长大了,不再是可以随意挥霍时间的年纪了,嗯,我理解,嗯……五年?”
“……”
“四年零十一个月。”
“……”
“三、……!”
“……”
“不可以更少了,真的不可以更少了!已经一年半了,我才刚认识主,甚至还没和您心意相通,真的不可以更少了——!!”
“长谷部,命运是很神奇的东西,我无法对未来作出任何保证,甚至明天,这一觉醒来,我就有可能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一见钟情坠入爱河,我无法做出任何保证。”
“……。”
“在你有下一个主人之前,我会先一步找到下一个心上人。”
“……可以的。”
我将枕在我手臂上的你揽入怀中,虽然不开心,但是我想我是愿意的。
“那样的话,主就不会伤心了。”
希望你能开心,这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
你轻轻叹息,伸手环过了我的腰肢,把脸深深埋进我的胸膛,我知道,无论未来的你如何,此时此刻的你是属于我的。
——————
抽泣强烈到将自己惊醒,睡梦中的画面挥散不去。
我找到了新的主,微笑着向他宣誓忠诚,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去做,是我心爱的主。
即使如此,还是下意识地寻找你的身影。
啊啊,这是你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你一定躲在哪里哭吧?
胸口微微揪疼,环视着周围,即使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多少想去安慰安慰你。
然后看到了,你站在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身边,开心地笑着。
我紧紧地注视着你,希望从你脸上看出掩饰的痕迹,但是我没能。
然后我才发现,你自始至终根本没有朝我这个方向看一眼。
所谓“你就不会伤心了”是怎么回事,此时此刻才终于明白。
原本能够伤害到你的事情,你已经完全不在乎了,我的事情,你不在乎了。
咬紧了牙关抽泣不能停止,反而愈演愈烈,被泪水浸湿的双眼眨都不敢眨地死死盯着怀中的你,生怕一眨眼熟睡中的你就爱上了别人。
凭什么,明明是我的东西,不想让给别人。
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手臂收得不能再紧,你闭着眼,放在我后背上的手掌轻轻抚着,丝毫不能减缓我胸口剜心般的疼痛。
梦醒了之后,泪水更凶,因为我知道。

——那不是梦境,是未来。

曾经说笑的话语此刻成了真,安全感跌至负,害怕,不安。

“你要去哪里?和谁一起?什么时候回来?”
以及
“回来以后,还会爱我吗?”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