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酱。

【压切我】发病6【捏造与擅自解读注意】

感觉能融进《斩》的剧情里……(但实际上有微妙的不同)
————————
“……”
“…主人大人请不要摆出这样一张脸,难得可爱的样貌都糟蹋了。”
“为什么?”
“……我才是要问您为什么啊,究竟是什么时候塞进来的,我竟然没有察觉,您究竟是想干什么呢?”
“为什么?”
“……唉,您真是倔强的人呢。在下乃刀剑,终有一日会陨于战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所以,是作为刀剑男士做出的行动?”
“您又是为什么要给予完全不在意的下属御守呢?明明只给过那个人,却也给了我,是巧合吗?还是一时兴起?”
“那么,那句话也是作为刀剑男士说的?”
“……我倔强的主人大人呀~这话绕不开了吗?”
“回答我,龟甲贞宗。”

——为什么要在以为自己破坏之时,称呼我为‘主’。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称呼您为主的并非只有那一人,也从未听过您下令禁止其他人这么称呼。”
“称呼我为主的并非只有那一人,但是,但是——!!”
获得了我的爱的只有那一人。
“……正如主人大人所说~”
“……”
“称呼您为‘主’的时候,或许并非是以刀剑男士龟甲贞宗自居也说不定。”
“!!!”
“……主人大人在发抖呢,像一只柔弱的小猫咪♡”
“你这是!!在可怜我吗?!?!?”
“您的样子确实十分惹人怜爱♡”
“我不是在说这个!”
“就是在说这个,主人大人。”
灰眸点缀着冰冷的银光,眼底确是昏昏沉沉一片灰暗。
“就是在说这个,您十分惹人怜爱——出于无法被心爱之人所爱的同病相怜。”
“——!!!”
“呼呼呼,您究竟喜欢那个人哪里呢?愿意为您奉上己身拥有的一切?无论何时永不背叛的忠诚?亦或是百般迁就的宠爱?那么请您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眼前的这个人吧。”
“……”
“我,为何不能替代他呢。”
“!!!”
眼前,一片昏暗。
“主人大人!!”
“别碰我!!”
奋力甩开前来搀扶的手臂,之后却依旧站立不住,后退着堪堪靠上墙壁。
“……您的身体还好吗?”
“别碰我……”
“您在迷茫了。”
“我说了,别 碰 我。”
“……如果这是‘主命’的话~”
“!!!”
把力气,撑在脚腕上,站稳。
似乎尝试是徒劳,迈出的步伐依旧踉跄,但似乎是因为我的话语,他并没有再度伸出手碰我。
快点离开,快点冷静下来,快点,快点。
这么想着的我拉开了障子门,却被手足无措的你挡在了面前。
“我、我只是,听到手入室……有、争吵的声音所以……所以……”
不想看你的表情,不知道该给你看什么表情,我抓乱自己的刘海深深低下了头。
“……”
低垂的视线被手臂遮挡,我只看到你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轻轻的动了动,不知该收紧还是该抬起地犹豫着。
“我,突然间不明白自己在渴求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并不抬眼看你,抓着额发的手转握成拳,不轻不重地捶在了你的胸口,似乎借着这道力气产生的反作用一般,我离开了你的身边。
你并没有来追,只不过是站在原地。
也因此,我并没有听到你与他的简短对话。
“你这家伙,怎么不干脆碎掉算了。”
“彼此彼此。”

评论(2)

热度(17)